?    科林吩咐過后,便如入無人之境一般,負手挺肚,走入院中。

    一個光頭剛要上來攔,脖子和大腿根忽然同時一緊,接著整個人騰空而起。

    他被艾琳舉起來了。

    “你……你干什么?”光頭被舉高高,急得快哭了,“放我下來!”

    艾琳轉身對準花園,像投鉛球雙手拋出。

    嗖——咚。

    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夯實有力,樸實無華。

    科林很滿意,現在的艾琳已褪去了貴族的浮夸,稱得上是一位結實的女性。

    艾琳自己也很滿意,并且很期待地轉向另一個光頭。

    “我去通知老爺子!”光頭轉身便跑。

    前一個光頭掙扎著從花園起身,本打算沖出來再攔,但當他看到艾琳臉上那欲求不滿的表情后,選擇就地暈倒。

    艾琳跟上科林,興奮地看著雙手:“老師,如果再讓我和肥蛇打一次……”

    科林眉頭一皺,小眼神一瞪:“變強就是為了這個么?”

    “……呃。”艾琳低下了頭。

    “我剛剛怎么說的?”科林質問道。

    “在智慧獲得老師的認可前,不要說話,做個會行走的花瓶。”艾琳閉上了嘴。

    科林的神色也隨之舒緩下來。

    很好,今后你就是保鏢艾琳了,專門替我解決不得不出手的狀況。

    就是有點不好意思,明明自己才是安保服務提供方才對。

    行至別墅門前七八步的地方,里面突然沖出了大批彪悍光頭,之前遛狗的光頭也適時地圍了上來。

    不過光頭們的表情都有些畏縮,倒是大黑狼狗無所畏懼地朝科林一個勁兒地吼。

    這便是薩羅的親兵衛隊了,專門保護宅邸總部的安全。

    在眾人的推搡下,一個瘦高光頭不得不行至陣前。

    “科林……你……你不能再往前走了。”他努力彰顯出氣勢,但還是磕巴起來,“你這樣會……會讓我們很沒面子……”

    “我只是想見薩羅,能不能不要搞得這么繁瑣?”

    “這是規矩……畢竟,這里是馬菲亞總部……總得……戒備森嚴一點……”瘦高光頭咽了口吐沫,“老爺子正在休息……您能不能……先在這里等候片刻?”

    “叫醒他不行么?”

    “這個……我不敢……”瘦高光頭撓頭道,“他會生氣的……客人們,通常也不會在這個時間打擾他……”

    科林搖頭道:“那我只能自己去叫了。”

    “大哥!大哥!忍一忍,幫幫忙,誰混口飯都不容易。”光頭屈膝哀求道,“您要是等的無聊,要不……我給您唱首歌?”

    科林火速轉頭:“艾琳,快把他扔掉。”

    正在艾琳要動手的時候,一個女孩急匆匆地跑下樓來,一邊戴耳環一邊喊道:“別急別急,我來了。”

    光頭們連連讓開,同時低下了頭以示尊敬。

    女孩穿著輕款的連體白紗裙,頭發還有些亂,像是剛睡醒。

    白凈的皮膚和天真的目光,也與這里的氣氛格格不入。

    “抱歉抱歉,父親還在準備,他們突然讓我來接待,我已經盡快換衣服……”她一邊說一邊加快腳步,然后就踩到了臺階,一個踉蹌栽倒在科林面前。

    “不用扶。”她又立刻又滾了起來,擦了把臉盡量不那么尷尬地伸出右手,“您就是科林先生吧,里面請。”

    科林咽了口吐沫,低著頭說道:“下次記得穿鞋。”

    女孩這才發現自己有一只腳是光著的。

    “哎呀呀,抱歉,我不怎么出門……”女孩捂著臉轉過身,“請……請吧,順便忘記剛才的事……”

    科林和艾琳,這便隨著她進入宅邸。

    女孩進屋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另一只鞋也踢走,然后撓著后腦勺道:“就……就突然讓我來接待,抱歉抱歉,來不及整理。”

    “沒事。”科林看著她的耳垂道,“耳釘戴反了。”

    “!!!”女孩連忙把兩邊耳釘也扔了,“真難!”

    在異常的尷尬中,三人無聲地走進了會客廳。

    這個客廳雖然在面積有限,但勝在精致貨多。

    地上鋪著北境的白熊皮,墻上掛著南方的蝴蝶標本,花瓶里插著內陸的水仙。

    就算什么都不看,單單坐在真皮沙發上,科林都體味到了久違的奢侈感。

    他不禁把手按進沙發座,過了很久才能彈回來。

    “這里面是什么?好舒服。”科林問道。

    “天鵝絨吧……我也不太清楚……”女孩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兩只腿緊貼在一起,像歪掉的電線桿一樣斜戳在地上,同時十指緊扣,整個人都十分僵硬。

    “老師……”艾琳忍無可忍,湊到科林耳邊道,“我受不了了,就說一句話可以么?”

    “嗯。”

    艾琳立刻轉頭,擺出了標準的貴族坐姿:“斯賓塞斜體坐姿,腿要45°角自然傾斜,雙手放松地放在大腿上。做不來就別這么強行,我要吐了。”

    “啊……”女孩急得雙手撓頭,兩條腿死命叉在了一起,“……這樣嗎?”

    “更失禮了!”艾琳罵道。

    “兩句了。”科林有些不滿。

    艾琳連忙捂住了嘴,轉頭望向窗外,克制住自己不去看女孩。

    女孩也撓著臉低頭道:“禮儀課太難了……抱歉抱歉……”

    “沒關系,我不在乎。”科林說著脫下了靴子,直接盤腿坐在沙發上。

    “哎呀呀,早說嘛!”女孩神色一閃,著魔一樣也抱著小腿盤了起來,熟練地像個火炕上的東北老妹兒,“自己人吶!。”

    “還不知芳名?”科林問道。

    “對了。”女孩隔著老遠探身過去,伸出右手,“露娜·法比昂,此前一直在法羅城修學,前天剛回島。”

    “法羅城?”艾琳突然轉回了頭。

    科林:“嗯?”

    她又轉了回去。

    接著,科林與露娜各自盤膝抓腳,在沙發炕上嘮起了家常。

    不算已故的,薩羅總共有四位子女,二男二女,大哥常駐克里特辦公事,二姐嫁到了法羅,三哥正在海倫蘇闖蕩,小妹剛剛留學歸來。

    很明顯,薩羅這么多年錢沒白撈,他成功地將子女送出去開啟了全新的生活。

    但露娜是個異類,她并沒有按照父親的安排留在法羅,而是一心返回艾蘭島,想為家族做點事,順便照顧老父親。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