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男人都是孩子 > 第十六章 是不是有病
?    湯每文對古浩的解釋不置可否,只是無比傷心地離開了京城,回到了湖南。而古浩很快就和江邊結婚,留在了京城,并且如江邊所說的一樣,他住進了豪宅并且擁有了一份收入豐厚的工作。在生活和愛情面前,他選擇了生活,畢竟用他的理念來說,生活才是愛情的基礎。

    更何況在他看來,他在大學時代已經享受過了純真而唯美的愛情,到了社會,是該現實一些了,不要再做春花秋月花前月下的不切實際的愛情夢了。

    只不過讓古浩沒有想到的是,家世非同一般的江邊給了他一切,就會管控他的一切,從幾點出門到幾點回家,從吃飯穿衣到生活和工作的時間安排,再到家里的所有大事小事,一切都以江邊的意志為準。古浩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發表意見,只管服從就行了。

    服從就服從,古浩安慰自己說,他還懶得想那么多,管他也是愛他的表現,他渴望被人呵護和照顧。但江邊所有的管理的出發點都是為了管制他,防止他在外面勾引小姑娘。

    也確實,古浩有好色的毛病。其實對男人來說,喜歡并欣賞美女不算什么,愛美是人類的天性,男人的英武和偉岸是為女人而生,女人的端莊和漂亮是為了讓男人欣賞,互相欣賞才能互相愛慕并最終互相成就。

    但好色而不淫才是衡量一個男人是不是下流的標準,有些男人只欣賞和贊美,而有些男人在欣賞之余,卻想著占有。

    恰恰古浩就是一個見獵心喜的色狼,只要有美女和他多說幾句話,他就會浮想聯翩。套近乎、拉近感情、爭取好感、加微信、撩騷、勾引,是他一慣的套路。對于一向大面積撒網經常性群發問好信息的他來說,不管撈到哪條魚都可以,撿到鍋里都是菜,他不挑食。

    對于他的做法,方山木向來嗤之以鼻,覺得他太流氓太無恥太渣。方山木的底線是,哪怕古浩再不愛江邊,江邊也給了他想要的一切,他就應該對她忠誠對家庭負責,而不應該在外面拈花惹草。好吧,退一萬步講,古浩在外面真的有了真愛,那就和江邊離婚,凈身出門,像個男人。既給了江邊交待,也不辜負他的真愛。

    古浩卻不,他雖然不愛江邊,二人在一起的前提是建立在他對江邊的惟命是從之上,終究意難平,但他很享受江邊為他帶來的一輩子可能也賺不到的巨額財富,他不想也沒有魄力放棄。他想要的就是紅旗不倒彩旗飄飄,畢竟現在他有錢了,多照顧幾個姑娘,也是博愛的表現。就像有些姑娘見男友沒錢就離開他,不給他壓力,也是愛的一種形式。

    方山木對古浩的四不政策更是鄙視加惡心——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不善后,說得好聽,實際上古浩是主動勾引故作矜持的女孩采取的愿者上鉤的策略,上鉤之后,不負責。出事之后,不善后,簡直是比渣男還渣的禽獸。

    不,是禽獸不如!

    從古浩身上方山木得出了一個結論,女孩如果只有兩個選擇時——選擇愛你的或者選擇你愛的,那么最好選擇愛你的。因為你愛的男人如果不愛你,他就算勉強和你在一起,也總會有各種各樣的小心思,讓你很疲憊很受傷并且防不勝防。

    男人不像女人,男人很難將關懷和依賴當成愛,而女人則不同,女人由于過于追求安全感,有時會將安全感、依賴和依靠當成愛。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男人不愛一個女人,很難被捂熱。女人不愛一個男人,時間長了,也會被男人的關愛感動。而選擇一個愛自己的男人,他會想方設法對你好,照顧你呵護你保護你。

    這些年來古浩到底騙了多少姑娘方山木也不清楚,反正他知道一點,古浩從來沒有放棄過任何一個機會。有時他也明白古浩迫切的心思,40歲的男人正當年,再過個十幾二十年,想玩也玩不動了,有再多錢也是無用。但他卻理解不了古浩的做法,和不愛的人生活在一起,再從外面尋找刺激和愛情,是不是有病?

    有時人類可能就這么分裂和矛盾吧?

    如果他真的不愛盛晨了,他不會強迫自己,會和盛晨坦白。不勉強不假裝不虧待自己,是他的做人原則。同時他也覺得只有坦誠才是兩個人在一起幸福的基礎。

    在外面多轉了一大圈,差不多過了兩個多小時,估計古浩也走了,方山木才開車回到了小區。又找物業辦理了租車位手續,將近晚上11點了,他才上樓。

    一出電梯方山木嚇了一跳,一身精致打扮的古浩躺在樓道里睡得正香,臉貼在了地上,沾滿了泥土,還有口水流出,臉上淚痕未干,估計又做什么傷心的惡夢了。

    正要叫醒古浩,門無聲地開了,一只白嫩的胳膊伸了出來,一把就將方山木拉進了房間。

    “噓,別說話,人家好不容易睡著,別驚了人家的美夢。”胡盼一臉壞笑,偷偷從貓眼朝外面張望,“他可真有耐心,足足等了你四個小時,中間睡著了兩次,醒來后就敲門。這是第三次睡著了,剛睡著的時候,還哭了幾聲,聽上去可傷心了,好像是失戀了一樣。”

    “屁,他這么大的人了,失戀的次數比一年的天數還多,早就有免疫力了,才不會因為失戀哭鼻子。”方山木不忍真這么扔古浩在外面一夜,畢竟同事一場,“行了,還是讓他進來吧,這樣不好。”

    “一天天的……”胡盼嘟囔了一句,“早說讓他進來,也就不讓他睡地上了,您這說變就變的原則,也沒誰了。”

    “我也沒想到他等了這么久……”方山木意識到了問題所在,以古浩的為人判斷,他肯定是有過不去的坎了,“不行,還是得讓他進來,要不會出事的。”

    “行吧,你的朋友你說了算,我睡去了,困死我了。”胡盼懶得再管,打了個大大的哈欠,揮了揮手回房間了。

    方山木盡管很痛恨古浩,但他做不到見死不救,打開門想要請古浩進來時,卻赫然發現地上沒人了。人呢?他有幾分詫異,顧不上坐電梯,走下了三樓,追到了外面的24小時便利店,發現古浩一個人泡了一碗方便面,吃得正香。

    一邊吃還一邊抹眼淚,樣子要有多可憐就有可憐。

    你也有今天?活該!方山木恨恨地咒罵了一句,還是迎了過去:“老板,來兩個茶葉蛋。”

    他剝好雞蛋,放進了古浩的面里:“趁能吃得起茶葉蛋的時候,多吃幾個。以后吃不起了,還有得懷念。”

    古浩也不多看方山木一眼,繼續埋頭賣力地吃面。吃完之后一抹嘴巴,氣勢地說:“付款,我沒錢。”剛才在樓道里睡了一覺,居然夢到了江邊,醒來后他感覺既失落又難過,還餓。

    回到家中,胡盼已經入睡了,房間黑著燈,沒有動靜。為了不打擾她,方山木讓古浩來到了他的臥室。

    “能抽煙不?”古浩打開了窗戶,一股冷空氣吹了進來。

    方山木關了窗戶:“這大冷的天,開什么窗戶,不能抽煙。我的地盤我說了算。”

    “沒勁。”古浩收起了煙,嘆息一聲,“真讓你說對了,老兄,我他媽玩脫了,這一次丟人丟大發了。我完蛋了,職業生涯結束了,完了,什么都沒有了,工作、婚姻和家庭,一夜回到解放前。”

    “到底怎么啦?慢慢說。”方山木本想嘲笑古浩一番,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他還是太心軟,沒有辦法和一個落魄者算賬,盡管眼前的落魄者曾經狠狠地傷害過他。

    古浩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

    自從方山木離開公司后,古浩就火箭一般連升兩級,接替了方山木,正式成為了公司副總,一時聲勢大漲,成為公司炙手可熱的紅人。

    職務的提高帶來的不但是薪酬上的提升,還有待遇上的改變,除了配備了專車之外,還多了一個行政助理,也就原先方山木的行政助理孫小照。

    孫小照是公司有名的美女,又是名牌大學畢業,不管出現在哪里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在擔任方山木助理期間,工作完成得很出色,方山木很欣賞她的才干,也很喜歡她的為人。

    不過雖然是他的助理,方山木和孫小照的接觸僅限于公事和上班期間,下班后,除非有要緊的大事,否則很少聯系。他很清楚以孫小照的美貌和優秀,很容易引發議論和閑話,而盛晨也多次明是玩笑暗是警告地提醒過他不要和孫小照走得過近。

    其實不用提醒,方山木也自有分寸,在公司中,尤其是大公司,更要注意上下級關系的距離和尺度。他出差的時候,能不帶孫小照就不帶,也是為了避嫌,畢竟人言可畏。

    古浩早就對孫小照垂涎三尺,也不只一次對方山木表露過他的想法。方山木敬告他不要在公司里面亂來,人多嘴雜,沒事也能傳成有事,何況真有事情的話,影響的不僅僅是個人的聲譽,還有職業前景甚至是公司形象。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