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我被困同一天三千年 > 第四十四章 優秀
        翻手拿出一枚二品氣血丹,徐楓一口吞下,開始煉化起來。

    只是很快,他便發現這二品氣血丹的逸散速度比自己吸收的速度還要快。

    以他目前的淬血修行速度,似乎有點浪費。

    于是便在消耗了一枚之后,停止了二品氣血丹的煉化,轉而繼續煉化自己那還剩三百多枚的一品氣血丹。

    發現吸收速度并沒有多少差異之后,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如今資源在手,只需要安心修煉的感覺,真好。

    ......

    距離徐楓所在的木屋不過數里的逆玄宗宗主大殿之下。

    深入地底近百里的地方,一間混沌而黑暗的密室中,此刻忽然亮起了一雙眸子。

    一道沙啞的聲音就恍如黑夜中的一抹狂雷,驟然炸響。

    “仙元!是仙元!”

    “該死的仙族雜碎!!該死!!!”

    那眸子的主人似乎有些瘋癡,口中不斷嘶吼咒罵著。

    許久后,暗室中才平靜下來。

    “師尊,徒兒看到了!!徒兒晚了一步!”

    “徒兒記住了,此界無仙,人族不滅!!!”

    許久之后,劇烈的喘息才緩緩平靜。

    而那眸子,則是重新閉合,密室中也終于陷入了死寂。

    ......

    第二天一大早。

    修煉完畢的徐楓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走出木屋,打算去陳夜白那里將自己從萬寶盟買來掩人耳目的煉體藥物取回。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一道黑衣身影,卻早已經在那門口等他了。

    遠遠看到那人站在門前的樹下,似乎就是在等自己,只是其樣貌,比自己還要小上一些。

    徐楓有些好奇的問道:“請問找我有事么?”

    隨即,他才看清楚,這年輕人的修為,竟然不是煉元。

    而是......元晶!

    如果沒有猜錯,此人便是那他到現在都沒見過一面的親傳大弟子!

    那黑衣青年身背一把古樸青鋒劍,面色嚴肅,看起來似乎不茍言笑。

    “宗主有請。”

    他木訥道。

    徐楓挑了挑眉,也不再多問什么,點頭之后跟著那人朝著青山之巔走去。

    一路上,徐楓不斷的觀察此人,竟然意外發現,這青年還是一個劍道天才。

    行走之時,劍隨身動,步伐精準而如一。

    宗主殿。

    “昨夜鎮宗大陣忽然發生紊亂,我忙活了一晚上,今天找你來是想和你聊聊。”

    趙新風看到二人一前一后走入大殿中,隨意的擺了擺手,繼續擺弄著手中的一塊玉盤。

    “行了,坐吧,給你介紹下,這是咱們逆玄的親傳大弟子,陳劍北。”

    “如今,已是元晶四層修為了,是我宗內最具天賦之人,嗯,你沒來之前。”

    徐楓好奇看向陳劍北,也就是那帶他來這里的黑衣青年。

    只是那青年依舊一臉木然,毫無反應。

    搞得徐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干脆就沒說話。

    “劍北是少見的劍修,劍修你恐怕不知道,是一種只修劍術的特殊修士,他們......”

    趙新風見到陳劍北的樣子,搖了搖頭對著徐楓解釋道。

    徐楓自然知道什么是劍修。

    劍修,和其他修士走的不是一路。

    不修肉體,不修神通,心中只有劍。

    只求一個真字。

    寧在直中折,不在曲中求。

    而陳劍北這個樣子,不假外物,似乎對一切都漠然無視,卻恰好是劍修最寶貴的一種狀態。

    就在剛見面時,徐楓還在詫異,如今這詫異卻化為了驚訝。

    這種劍修,可不是罕見可以形容的。

    而是極為罕見。

    當然,徐楓所認為的劍修自然是那種真正的劍修。

    而不是修兩門劍術就自以為是劍修了的修士。

    說起劍修,便不得不說玄界十大神宗之一的劍宗。

    那里的劍修才都是以真正的劍修為目標的。

    但即便如此,也很少見到在這年紀便像陳劍北這樣狀態的劍修。

    很難得。

    想到這里,徐楓忽然又想到了陳夜白和那個三長老。

    這一個小小逆玄宗里,隱藏的奇人倒是不少。

    “對了,而今你恐怕對修真界也有一些了解了,說說對咱們宗派的看法吧。”

    “畢竟你在江湖摸爬滾打,那里的局勢只怕和修真界相差不多,或者有異曲同工之妙。”

    趙新風有些好奇道。

    他在管理逆玄宗方面,可以說是三流宗派中最奇怪的一個。

    但是幾乎落霞州的三流宗派卻都知道逆玄宗這個奇葩。

    不得不說,這也是一種本事。

    徐楓聞言點了點頭,聽出來趙新風是想聽聽江湖人對于宗門的管理方法。

    當然,那些徐楓肯定是不知道的。

    但是,徐楓可是天玄宗的前任神子啊,對于宗門管理,略懂。

    “逆玄宗,當屬落霞州的三流宗門,這一點我說的沒錯吧?”既然讓他說,他也不客氣。

    趙新風點頭:“沒錯,二流宗門至少也要有三名神境修士坐鎮。”

    “所以,逆玄宗即便是在三流宗門中,也屬于墊底的存在。”

    徐楓毫不避諱道。

    趙新風也沒有什么不滿的,因為這確實是事實。

    “小門派有小門派的缺點,但自然也有小門派的好處,那就是夠團結,沒有那么多勾心斗角和內部競爭。”

    徐楓說到這里,身上便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種自信。

    “所以客觀的說,逆玄宗,就是有著霸氣的名字,垃圾的實力的宗門。”

    趙新風聞言頓時臉一黑。

    “不過,”但是徐楓那是什么人,自然是話鋒一轉,“我有信心,在我的帶領下,門內弟子的實力將會飛快進步。”

    這次輪到趙新風驚訝了。

    “真的?”

    徐楓點頭:“雖然我入修行不久,但是關于戰斗方面,我自認為還是有著很高的天賦的,尤其是在挑戰了眾多門內優秀弟子之后。”

    “優秀弟子......”趙新風臉上有些掛不住,“優秀弟子被你那樣碾壓。”

    徐楓嘿嘿一笑:“那是因為我更優秀。”

    趙新風:“......”

    一旁的一直不茍言笑的陳劍北竟然也破天荒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徐楓敏銳的看到了這一幕,對著他微笑了一笑。

    陳劍北雖然木,但并不是無禮之人,見狀也點了點頭。

    對于師兄弟二人的關系進步,趙新風看在眼里,喜在心頭。

    在徐楓沒入門之前,陳劍北就是逆玄的希望。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