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我養了一堆太古神魔種 > 第33章 這哥們也太生猛了吧?
    王燁看了下他的事跡,臉色立即一滯。

    “王燁哥小浩哥,這就是承志,是咱們學校跆拳道社團的教練,曾經獲得市區的紅帶跆拳道冠軍。承志,這是王燁哥,這是小浩哥,這是楊海和周小濤。我們都是朋友。”奚靜瑤急忙介紹說道,一臉微笑。

    王燁注意到,兩人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并沒有牽著手過來。

    “你們好,我是戴承志,能夠在這里見到你們,非常高興!”那戴承志聞言,立即對著他們笑道,神情大方,氣質平和,優雅而不做作,極為容易讓人心生好感。

    “你……你好!”林浩神情尷尬,似乎是察覺到敵人過于強大,臉色發白。

    不過這小子,還算能忍。

    王燁立即瞇起眼睛看著這個人,心中微微驚訝,想了想,他嘆了一口氣說道:“聽靜瑤的介紹說,閣下曾經獲得過跆拳道冠軍?還是紅帶的?”

    “是的!不過不值一提,已經是很久以前似乎的事情了,那時候我還在上大學!”戴承志看著王燁,淡淡笑道,接著又補充了一句:“其實,我實力應該已經可以上黑帶。聽說王兄以前也在太極拳社團混過?不知道有沒有感受到過國粹的厚重?”

    王燁微微皺了下眉頭!

    有點東西啊!

    跆拳道黑帶?

    他的技能里面確實有跆拳道這個技能,不過評分并不高,僅僅只有56分而已,比普通人強不了多少。

    倒是,他的能言善辯、察言觀色和偽裝技能不錯!

    這是一個騙子?

    再看看他的事跡,王燁心中一陣惡寒。

    怪不得奚靜瑤說他是跆拳道教練,但是系統卻沒有顯示出來。

    王燁不動聲色,弄不好,這家伙已經是奚靜瑤的男朋友了。

    奚靜瑤這丫頭什么來歷王燁自然一清二楚。

    她家和林浩家都是做生意的,家底都非常殷實,小富婆一個,雖然說比不上幾百億幾千億的大家族,但是幾千萬的家產還是有的,奚靜瑤從小到大也從來不缺錢花。

    這人找到奚靜瑤,目的恐怕不會單純。

    想到了這里,王燁頓時瞇起了眼睛,也微微一笑:“太極拳講究以柔和剛,四兩撥千斤,倒是感受到了一些,也學過一些,只不過學精很難,還沒有入門就是了。戴承志先生對吧?”

    “是的!”戴承志看著他,微微一笑:“有機會倒是很想跟王兄切磋切磋,說不定能夠共同進步!太極拳乃是國粹,我也想觀摩觀摩。”

    “別啊!”王燁急忙擺手笑道:“我又不是什么太極拳高手,進入社團玩,純屬打發時間。你找我切磋干嘛?有空的話,你可以找林浩切磋切磋!”

    “哈哈,林兄難道也會太極拳或者跆拳道?”戴承志看著林浩,不由哈哈笑了一聲說道

    林浩看了他一眼,搖搖頭沒有說話,臉色依然蒼白。

    “那就可惜了!”戴承志見此,又是一笑,拿起桌子上的啤酒倒了一杯酒,然后對著林浩和王燁敬了敬:“林兄,王兄,我敬你們一杯,以后若是遇到了還請多多關照!”

    林浩不說話,黑著臉懶得搭理他。

    而奚夢瑤看到戴承志如此豪氣,大眼睛看著戴承志,大放光彩,似乎非常滿意。

    王燁看了下林浩,無奈的搖搖頭一笑,也端起了酒杯,淡淡笑道:“好說,好說!”

    這個人完全是以勝利者的姿態過來的,看起來很謙虛,但是骨子里面卻充滿了傲慢與挑釁。

    正在聊著,王燁注意到,他似乎想要拉起奚靜瑤的手,但是奚靜瑤愣了愣,稍微移動了一下手,沒有讓他碰。

    看到這一幕,王燁頓時笑了。

    喝完手中的酒,不顧林浩正對著他使眼色,王燁拿起了酒杯一邊給戴承志倒酒,一邊漫不經心的笑問道:“不知道戴兄,是否還記得一個叫做蘇雨的女孩?”

    戴承志一愣:“蘇雨?”

    “看來戴兄忘記了。不過也沒有什么,忘記非常正常!”王燁一笑,一臉毫不在意的模樣,說完,他又轉頭看著奚靜瑤:“靜瑤,你們什么時候開始交往的?已經認識多久了?”

    奚靜瑤有些羞恥,一臉高興的看著他:“剛剛認識不久,兩個多月呢!王燁哥,小浩哥,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哦!”

    她的意思是,千萬不要讓她不開心。

    王燁哪里聽不懂她的話中話?無奈的搖搖頭,笑道:“靜瑤,你這丫頭既然喊我一聲哥,那么我就得多說幾句了。你這丫頭長得好看,心底善良,也很上進,但是眼睛就是有點瞎!今天哥我在這里就做一點事情,你這丫頭以后遇到生人可是要擦亮眼睛哦!”

    “啊?”奚靜瑤一愣。

    然而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只看到王燁忽然拿起了旁邊放置的啤酒酒瓶,猛地朝著戴承志的頭給砸了過去。

    “嘭!”

    一聲巨響,那戴承志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立即就被砸了頭,瞬間慘叫了一聲,倒在了地上。

    “嘭嘭!”

    椅子倒地!

    林浩和楊海等人立即大吃了一驚,措手不及,完全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王燁哥,你干嘛啊?”奚靜瑤臉色劇變。

    “王燁,你在干嘛?”林浩也震驚。

    我去!

    這哥們也太生猛了吧?

    一個酒瓶就把對方給放倒了?

    林浩被感動的一塌糊涂。

    “我在做我應該做的事情!”王燁淡淡一笑,一臉漫不經心的模樣,看到戴承志抱著頭倒在地上慘叫,于是猛地又踹了他一腳,才抬起頭看著奚靜瑤繼續笑道:“靜瑤,你小丫頭已經被美色迷了眼睛!也不知道你讀了那么多年的書,有沒有聽過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句話。本來我是外人,不該說這么多,但是……我就是看不慣啊!”

    說著,他低頭抓住了戴承志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看著他的眼睛:“哥們,現在你應該記得住蘇雨了吧?”

    “你,你,你……”戴承志被砸七葷八素,聽到他這么一說,立即大吃一驚,臉色刷地一下,變得慘白。

    “還不記得也沒有關系,總有一天你會記起來的!”王燁繼續淡淡笑道,毫不客氣的拍了拍他的臉頰。

    似乎用力有點大,把他的臉拍的啪啪響,繼續笑道:“我我不管你是從哪個旮旯冒出來的?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更加不管你那所謂的阿寶團代表什么?但是我多得警告你一句,這個女孩我在盯著,你最好有多遠離多遠!”

    “王燁哥你瘋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你怎么能……王燁哥,你瘋了?救護車,快叫救護車!”奚靜瑤看到戴承志流血,已經被嚇得哭了出來,立即叫道,說著,一把推開他。

    王燁哭笑不得,不慌不忙的讓開說道:“你這丫頭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

    說著,他站起來又對著林浩說道:“小浩,這人是一個騙子,有案底在身,打110報警!”

    “啊?”

    聽他這么一說,林浩和楊海等人再次吃了一驚,都愣住了。

    “還愣著干嘛呢?”王燁拍了拍手笑道:“你們以為我為什么砸他啊?趕緊麻溜麻溜的報警。”

    林浩哭笑不得,立即對著王燁豎起了大拇指笑道:“哥們你太生猛了!哈哈,你太生猛了!這才是好兄弟,這才是好兄弟啊!”

    說著,要撲過來似乎想要抱住他。

    王燁卻一把推開他笑道:“別,趕緊的,別亂來!”

    “哈哈,我馬上!”林浩笑道。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