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科幻小說 > 諸天普渡 > 第232章 少林妖僧
    當今天下,朝廷苛捐雜稅,橫征暴斂,權貴兼并土地,欺壓百姓,四處又有天災不斷,早已激得天怒人怨,饑荒四起。

    內亂隱憂不絕,還有外患不斷。

    邊地異族對中原大地虎視眈眈,時常侵掠。

    江湖之中,更是動蕩不休,仇殺不斷。

    可以說是難有一處清凈之地。

    這一個小鎮,卻透著一絲繁華安樂之象。

    小鎮里,一家客棧矗立在鬧市之中。

    往來進出的人中,多是些奇形怪狀,挾槍帶棒,刀劍隨身的人物。

    一看便知是些江湖中人,不是什么善茬。

    那些走卒商販、普通百姓卻也都習以為常,不躲不避。

    反倒混雜其中,高談闊論,甚至爭得臉紅氣粗,絲毫不怕這些兇神惡煞的武林人物。

    “聽說了嗎?近日江湖上又發生了件大事。”

    “不就是傳說中的武林圣地,少林古剎重開山門,廣發風云金帖,要尋天命之人?”

    “聽說,江湖各方勢力,為爭得一張金帖,都已經火并數次。”

    “這事誰人不知?還用你說?老子說的是另一件大事!”

    “哦?還有何事能與此事相提并論?”

    “嘿嘿,退隱江湖多年的無雙城獨孤劍圣,最近突然重出江湖,還給天下會幫主雄霸下了戰帖,一決勝負。”

    “雄霸?據說月余之前,這位雄幫主曾被傳說中的少林神僧于自家天下會總壇之中,一招慘敗,怎么的這老劍圣突然重出江湖,還特意挑戰他?莫非這就叫痛打落水狗?”

    “哈哈哈!”

    “你們這就有所不知,那雄幫主為少林神僧所敗,急于挽回顏面,竟對無雙城出手,明面上派了自己的弟子,那位風中之神去刺殺獨孤城主,奪取無雙城的傳世寶劍,暗地里,還派了人混進無雙城,挑起大亂,殺戮無數。”

    “聽說,那位風中之神在混亂之中,不知為何,突然狂性大發,武功大進,原本差點被獨孤城主打死,卻反過來幾乎殺了獨孤城主,最后關頭還是一位少年人突然出現,才救了那位獨孤城主一命。”

    “對對!我聽說那少年就是當初一招敗雄霸那位少林神僧的弟子,難怪如此厲害!”

    “雖然如此,這事之后,無雙城可謂是損失慘重,那位老劍圣怒而破關,向雄霸遞出戰貼。”

    “這么說來,那雄霸剛剛慘敗于人手,還敢應戰嗎?”

    “有何不敢?你當天下會之主是誰都當得的?雄霸一身武功江湖上幾人能敵?又不是誰都有少林神僧的本事,那老劍圣當年雖名聲顯赫,但已有數十年未出江湖,現在已年逾古稀,還能不能拿起劍都是問題……”

    一干人正說著,客棧門口忽然進來了一個年輕男子,手里拿著一柄古樸長劍。

    男子掃了這幾人一眼,幾人不知為何,心中一凜,竟住口不語。

    那男子才側身一讓,略帶恭敬地將他身后一個滿頭霜發披散的老者請了進來。

    看到這名老者,不止是剛才狂言的幾人,客棧中所有人都感到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就好像有人拿著鋒利的刀刃,貼近肌膚,欲割未割,讓人從心底里生出一種生冷的鋒寒。

    老者目光往客棧中淡淡一掃,便收了回來,所有人都如獲大赦,大出了一口氣,帶著敬畏的目光看著老者走進了客棧后院。

    帶著一身冷汗,各自面面相覷,便急急起身離去,生怕惹上大禍。

    眨眼間,剛才還客滿盈門的客棧,變得空空如也。

    柜臺上的掌柜搖搖頭,嘆了口氣:“生意難做哦,劍晨這小子,帶這種客人來,就不會把從后門帶進去嗎……”

    客棧后。

    年輕男子領著老者來到一間小院前,躬身道:“前輩,請。”

    霜發老者邁前兩步,看著這間看上去樸素之極的小院,眼中竟有一道道讓人望之生畏的鋒芒閃爍。

    緩緩開口:“無名?你果然尚在人間。”

    “多年不見,故人可好?還請進門一敘。”

    一個平淡低沉的聲音從院中傳出。

    “哼。”

    老者眼中閃過一道不知是驚是喜神情,還有一絲躍躍欲試的神采,踏進了院中。

    院中,已有一中年男子負手而立。

    這人一身樸素長衫,儒雅之中帶著幾分頹唐之色。

    眉目間的一絲英氣正氣卻無論如何無法掩蓋。

    除此之外,他看起來就只是一個普通到極點的中年人。

    “請坐,喝杯酒如何?”

    中年男子也不等老者回應,便自顧坐到了桌邊,拿起酒壺。

    老者冷冷道:“老夫平生不沾滴酒。”

    中年男子手中未停,自顧倒了杯酒,送入口中,才嘆道:“太可惜了,你這一生,應該錯過了不少樂事。”

    老者面現不快:“哼,酒乃穿腸毒藥,于劍道中人更是大忌。”

    “我的劍,早已傳給弟子,手中早已無劍。”

    中年男子對他的不快如若不見,再次拿起酒壺往杯中倒酒。

    “是嗎?為何老夫卻看到,你本身就是一柄劍?”

    老者話音未落,眼中閃過一道鋒銳,一絲冷光,如同劍上鋒芒,憑空而現,射向他手中酒壺,瞬息而至。

    卻連那壺中倒出的晶瑩酒液都未觸碰,又是一瞬而逝。

    老者眼中驚色一閃,轉瞬又變成了一種似乎解脫一般的快意。

    “唉,看來,你的修為已臻不可思議之境,老夫就算再與你一戰,也是必敗無疑。”

    中年男子一邊自斟自飲,一邊淡然道:“我手中之劍已無,心中之劍已死,勝負于我又有何意?清閑度日,自得其樂,豈不快哉?”

    老者冷笑:“哼哼,想不到昔日無敵于天下的武林神話,竟如此甘于平淡。”

    中年男子嘆道:“正是因為我當年鋒芒太露,盛名招忌,才讓愛妻被仇人所殺,尋到如今,仍不知仇人是誰。恩恩怨怨,何時可了?還不如就此罷了吧。”

    “所以你才假死脫身,退隱江湖,龜縮于這客棧之中?”

    老者冷聲道:“既然如此,為何今日又將我尋來?一個已死之人,見我這活人作甚!”

    中年男子飲盡杯中酒,抬起頭道:“劍圣,我希望,你放棄與雄霸一戰。”

    “哈哈哈哈!”

    老者仰首大笑:“你一個已死之人,竟還管起閑事來了?”

    中年男子不以為意,搖搖頭:“天下會如今一統江湖之日已不遠,江湖也漸趨平靜,雄霸行事雖然霸道,卻能消弭江湖動亂,讓天下之人,免受多少災禍?”

    “他若敗亡你手,天下會分崩離析,江湖再陷浩劫,天下豈不再遭涂炭?蒼生何辜?”

    “天大的笑話!雄霸挑起江湖血雨腥風,殺戮無數,老夫殺雄霸,乃替天行道,到你嘴里,倒成了掀起浩劫的大惡之人?”

    “江湖平靜?你是死人當久了,不知這世上之事,你可知江湖上如今出了個什么少林妖僧,搞出了個什么金帖之邀,什么天命傳說,弄得江湖沸沸揚揚,天下風云動蕩?”

    “嘿嘿,太平?我看過不了多久,不止是江湖浩劫,而是天下分崩,戰火連綿,那時才真是生靈涂炭!蒼生遭劫!你無名若是厲害,怎不去將那挑起動蕩,禍亂天下的什么少林寺給平了,還江湖一個平靜?還天下一個太平?”

    老者大怒叱道,卻在這時,忽聽一個聲音悠悠傳來。

    “阿彌陀佛,劍圣施主此言未免有失公允,敝寺向來心向我佛,慈悲為懷,只會濟世,又怎會禍世?”

    “武林神話果真是悲天憫人,只不過,區區一個雄霸,又豈能與蒼生命運相系?堂堂天劍之尊,竟連真正的浩劫都看不清嗎?”

    “是誰?!”

    老者一驚,旁邊中年男子卻依舊面色淡然,端起手中酒杯,淡聲道:“天色已暮,夜風清涼,閣下在一旁窺視許久,不如進來喝杯酒,暖暖身子。”

    “呵呵,小僧恭敬不如從命。”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