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醫路偷香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望岳
 真氣熔爐!葉無鋒將真氣引入孟元君的真氣熔爐之中,再使用無雙真氣,點燃孟元君的真氣熔爐。

凝聚出真氣熔爐,即便是簡化版的真氣熔爐,對于真氣的熔煉和運行的效率,也是數倍的提升。

有了孟元君的真氣熔爐的幫助,葉無鋒迅速的穩定局面,開始建構周天大循環。

當然,這也是孟元君相信他,在潛意識里沒有阻止他的結果。

否則情況要麻煩上很多。

呼——重新構建起真氣的周天大循環,完成的最關鍵的一步,葉無鋒長處一口氣,捏開孟元君的牙關,塞入幾粒丹藥。

這丹藥可以幫助穩定真氣,也能夠治療受損的經脈,補充精氣,生精化血,穩定傷勢。

乃是葉無鋒的煉制的二階九紋的極品療傷寶藥,十分的珍貴。

拿出去拍賣,至少百萬元起步,專治各種內傷。

接下來的情況就比較好處理了。

可最重的是孟元君的金丹遭受的反噬,金丹本來在沖擊境界的時候,就裂開了九道丹紋,如今更是傷痕累累,丹紋密密麻麻的的如同交錯的樹根。

好像一不小心就會碎裂的瓷器一樣脆弱。

雖然在周天大循環和葉無鋒喂下的療傷寶藥的作用下,開始慢慢的恢復,但以常規的手段是絕對難以恢復的。

這樣的金丹就像是開了裂縫的容器,真氣會慢慢的流逝,而且是永久性的流逝。

隨后便是修為的不斷的降低,即便是加倍努力的修行,也無法彌補這種缺損。

如果不想辦法治療的話,孟元君的修為將會慢慢的流逝,直到金丹蹦碎,跌落到金丹境界之下為止。

這個過程對于修士來說,不亞于地獄一般的折磨。

“情況怎么樣了?

葉先生。”

吳佳佳緊張的問道,面帶凝重和焦急之色。

“情況已經穩定下來了,不過——”葉無鋒話鋒一轉道:“大敵當前,之后再說,未嘗沒有機會。”

他沒有把話說滿,畢竟孟元君的情況很特殊。

突破嬰變境界的時候,金丹開了九道丹紋,卻沒有順利的碎丹化嬰,又遭受了攻擊和反噬,變成了充滿裂縫的玻璃制品一樣。

如此嚴重的傷勢,葉無鋒沒有什么把握能治好,也不好給吳佳佳一個確定的回答。

還有,大敵當前也根本沒有時間去做什么。

“該死!”

吳佳佳銀牙一咬,情不自禁的罵了一句,情緒波動的幅度讓葉無鋒都覺得有些意外。

不禁多看了一眼,或許她和孟元君之間有自己不知道的什么故事吧。

他沒有再說什么,而是看向張君鈺。

張君鈺此刻已經再次使用文宗墨寶的力量寫了進士輔助詩詞《秦風·無衣》,看到了葉無鋒的眼神卻沒有停下。

腦后三尺的地方,神來之筆的能力控制文寶筆在一張圣葉上龍飛鳳舞。

戰詩詞書寫完畢,圣葉在才氣的激發下燒成灰燼,幾行才氣大字短暫浮現,急速飄散。

岱宗夫如何?

齊魯青未了。

造化鐘神秀,陰陽割昏曉。

蕩胸生曾云,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是詩圣杜甫的《望岳》,葉無鋒好奇的看著,不知道這首詩詞有什么作用。

不過以張君鈺的修為水準,準備了這么長的時間才完成,而且看上去一點兒都不輕松的樣子,想來效果不會差的。

“這是一首翰林才能夠使用的輔助戰詩詞,乃是出自詩圣杜甫之手,全詩詩眼乃是‘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兩句。”

“使用之后,使用者可以獲得類似以上帝視角的偵查能力,猶如登高望遠,站立于泰山山巔,一覽無余。”

藺景耀眼睛里有差異和羨慕,繼續道:“不過這只是作用之一,更強的是對范圍內的敵人的削弱至少三成,練到極致,可以直接讓敵人在一段時間內跌落境界,無法使用相應的神通手段。”

“這是‘一覽眾山小’詩句的作用,畢竟是出自詩圣之手,極其強力。”

“所以即便張兄是儒家進士,接住儒家文宗墨寶的力量,都寫了這么久才完成。

若是換做我輩,即便是踏入翰林之境,也不一定能夠學成這首戰詩詞。”

葉無鋒聽后一喜,這首詩詞雖然是輔助詩詞,可畢竟是出自詩圣之手。

又是膾炙人口的傳世詩詞,威力果然極其強大,能夠削弱敵人的能力,甚至強行跌落境界,強大無比。

這下至少應該能夠找到對方藏身之地了。

“藺兄謬贊了,若不是這文宗墨寶,我也是休想完成此詩。

嗯,找到他了。”

藺景耀淡淡的一笑,看向東北方向,眼睛微微的瞇著,變得危險了起來。

他呵斥道:“何方鼠輩,藏頭露尾,伺機偷襲,無恥之尤,還不滾出來。”

這首輔助詩詞的力量,張君鈺并沒有分享給其他人,不知道這是單體生效的還是張君鈺力量不足的原因。

所以葉無鋒也無法體會到‘會當凌絕頂’的感知視角是什么樣子的。

不過,張君鈺顯然是已經破了對方的藏匿之法,葉無鋒順著張君鈺的指引的方向,在十幾公里外的一顆大樹上找到了對方。

他安靜的站在那兒,玩味兒的看著這邊,被發現了也沒有半點緊張。

一看就是十分的自信之人,然后搖搖的一拱手,彬彬有禮的道:“諸位兄臺,在下梁棟這廂有禮了。

適才見那位武當山的道友突破境界沒有后續,便忍不住試探了一番,在下的手段諸位還看得上眼吧。”

“不過,我沒有算到張兄以進士的境界,可以使用出儒家翰林輔助詩詞來,果然是不能小看了天下英雄啊。”

“住口無恥賊子,安敢于我等稱兄道弟,你也配嗎?”

張君鈺怒而駁斥道。

葉無鋒卻是用冷銳的語氣問道:“梁棟,我見過你在呂茂勛的身邊。

愿意我你只是個呂茂勛的跟班走狗之流,卻沒有想到你才是那個沉浮最深的陰險之徒。”

“剛才姬啟身邊的文王八卦盤是你掉包的吧,而這件冒充的文王八卦盤該是你偵查的法器吧。”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