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女生小說 > 金粉 > 第216章 誰小白臉
    “知道了!”提到錢字李南風就沒好氣。

    但話是這么說,做生意看的是時機,這怎么能著急呢?離七月還有大半個月,自然還得等待。

    “那眼下也得準備打聽城內綢緞鋪消息了吧?”晏衡說。

    “那當然。”

    貨有了,怎么賣是個重要的問題。解決的辦法要么是自己開個鋪子,但顯然他們沒錢,本來就做個短期買賣,也沒必要再弄個鋪子。

    要么就是等到市面吃緊的時候再放出消息,自然會有商行找上門來,介時坐地起價就行。

    李南風顯然選后面這種。也只有后種輕松穩當。

    她琢磨道:“城里綢緞鋪我都摸得差不多了,早已經列了名單,到月底,咱們就可以找幾家大商行接觸接觸,把消息放出去。

    “暫時不買不要緊,絲綢放幾年都沒有問題呢,等他們想要的時候記得咱們有就成。”

    晏衡點頭:“那他們怎么聯絡咱們呢?”

    總不能直接找到各自家里去。

    李南風想了下,嘆道:“要是能找到個熟悉的鋪面當聯絡就好了。”

    可他們眼下兩個都是靠家里吃飯的,認識的同輩也都是些吃干飯的高門子弟,哪里有什么熟悉的鋪面?

    兩人說了一陣,沒有頭緒,晏衡還要趕回去做功課,兩人就在街口道別。

    剛掉轉馬頭,鄒蔚顛顛地跑過來說:“爺,姑娘,那何姑娘在前面鋪子里呢。”

    李南風頓一下,便又探出腦袋來:“何瑜?”

    “前面那糧油鋪子,是何姑娘的。”鄒蔚解釋說。說完他又道:“不過何姑娘是來盤賬的,好像是要易主還是怎么著?”

    李南風又是一頓:“何姑娘的鋪子為何要易主?”

    鄒蔚搖頭表示不知道。

    旁邊的袁縝見了,嗖一下沒了人影。

    晏衡道:“你這小白臉還挺利索。”

    “你怎么不說你是小白臉呢!”

    李南風罵道,又望著袁縝離去方向。

    何瑜來盤賬勉強也算正常,但她好好的為何要鋪子易主?難道當真跟宋國公夫婦攤牌了,要走了?

    沒一會兒袁縝回來了,道:“何姑娘鋪子門口沒貼告示說要轉手,但她的確是來盤賬的,只帶了那個叫鶯兒的丫鬟,還有,屬下順手打聽了一下,原來何姑娘手上另兩間鋪子她也去過來了。”

    袁縝本就不是個張揚的人,一番話被他平平穩穩說出來,就透著那么有條理。

    隔壁靖王府那幾個侍衛聽完,都張著嘴愣在那兒,看向晏衡,晏衡拉著臉脧了他們一眼。讓個“小白臉”搶了風頭,他們不服氣。

    李南風擊掌道:“袁縝好樣的,回頭獎勵你!”

    鄒蔚他們臉色更加黑了。

    李南風道:“瞧瞧去。”

    晏衡道:“那我回去了啊!”

    “回去吧!”

    李南風擺擺手,他去也不合適。

    鋪子不遠,十來丈遠近,很快到了地兒,李南風透過車窗看到何瑜在里頭,便下車走了進去。

    鋪子伙計一看來的這位年紀不大,衣著也不算特出眾,以為是來光顧的,里頭鶯兒眼尖,已經看到了她,扯著何瑜袖子,示意了一下。

    何瑜驚訝轉身,迎出來道:“您怎么來了?”

    “沒事瞎逛。”李南風攏著手,打量著鋪子,問她:“你最近怎么樣?”

    何瑜遲疑了一會兒,片刻后似打定主意般說道:“我們找個地方說話吧。”

    馬路對面就有茶館。

    坐下之后她望過來道:“我已經把事情都跟我外祖母說了。”

    李南風猜到是這樣,便問:“那如今姚家什么情況?”

    何瑜理了理思緒,說道:“我跟外祖母說完之后,她挺震驚的,沒有訓斥我,當晚她告訴了外祖父,后來就把舅舅喊過去了。

    “不瞞你說,氣氛一度尷尬得很,但也還好,沒我想象中那么讓人難受。后來外祖母又留我在房里說體己話,問我恨不恨舅舅,我說不恨。

    “我只是氣過他,怎么可能談得上恨呢?一件可氣的事情,跟幾年里朝夕相處的情份,還是不能比的。”

    “那你舅母知道了嗎?”

    “我主動去跟她說了。說完之后心里其實也挺輕松的。”

    李南風點頭:“那你來鋪子里是?”

    “雖然他們沒說我什么,但這份家產我覺得不好意思再要。我總不能怨了人家還拿人家的吧?”

    何瑜輕輕說。

    她臉上挺平靜的,看不出來憂郁的跡象,仿佛這根本就不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你外祖父會收嗎?”李南風很疑惑。

    “我也不知道。”何瑜搖頭說,“也許不會吧,但有合適的機會我還是想說一下。”

    李南風慢騰騰啜了兩口茶,說道:“要我說的話,其實你也沒必要急著這么做,只要你不跟姚家斷絕關系,這界線就沒法劃清。

    “我覺得你外祖父應該也并沒有要跟你劃清界線的意思,這事兒他們雖然不見得感激你,好歹是講道理的。你要是把鋪子什么的還回去,那就是小看他們了。”

    何瑜未語。

    李南風道:“其實這事兒沒你想的那么嚴重。

    “你母親因姚家而犧牲,這是事實,他們又是你唯一的親人了,他們照顧你,是順理成章,且也算天經地義的事情。

    “就算你讓你舅舅的爵位沒了,你也做出了彌補,爵位只是提前落到了姚凌身上。

    “事情的關鍵壓根就不在于誰讓你舅舅坦白的,而在于他坦白是唯一的出路。你大可堂堂正正地在姚家生活。

    “要是你心里對怨過舅舅而愧疚,那么就尋別的方式彌補,你說離開也好,說歸還家產也好,都只會讓姚家難做,因為他們不可能因為這而容不下你的。”

    何瑜道:“別的方式又是什么方式?”

    “想想看,姚家如今最需要的是什么?”

    何瑜沉吟:“如果不是這次的事情,姚家可謂是什么都有了,但這次舅舅爵位被奪,還是令朝野生出了不少議論,有損姚家的威嚴。

    “最需要的,我想大約是如何讓姚家的聲威恢復如初吧。”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