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超神悟道 > 第二十一章:意圖拉攏!(第四更!一萬六,求訂閱!)
    “怎么可能擋住?!”荀罡咆哮著。原本阮山金劍和幻術齊出,他都覺得小題大做了,沒想到即便是這樣,那沈追居然還將金劍擋住了。

    并且是直接以肉掌生接四階高級飛劍,簡直不可思議!

    白洛和楓夜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場上那一幕,完全不敢相信,一旁的莫羅更是心頭狂跳,死死的盯著沈追那冒著金光的手掌。

    其實沈追并非沒有受半點影響。

    幻境的速度很快,先一步籠罩沈追,剎那間就突破了沈追的防御,降臨識海中。

    這第一波幻境沖擊,首先就遇到了沈追的識海中的第一層防護——《虛空之塔》。

    六層的黃色寶塔,隱隱有著秘紋浮現,并且頂層的一道銅鐘不斷的輕輕震顫,讓神魂時刻保持著警醒,散發出一道柔和的光芒,堅韌的將幻境沖擊阻隔在外。

    虛空之塔,還是在沈追剛達到靈橋境時就開始修煉,有著悟性時間的推動,沈追一路達到四層寶塔境幾乎沒有費什么勁。

    這一門尊者秘法,在沈追突破到神通境之后,便迅速的學習了后續部分,穩固在了六層寶塔境。

    達到了神通三階能夠修煉到的極限!

    《虛空之塔》總共十八層,前六層是神通三階能到的極限。

    中六層,神通中階能夠修煉。

    十三層起,便唯有凝聚了本源印記的強者才能學習。

    十八層寶塔若是完全凝聚,足以抵擋尊者的意志沖擊!

    而且他攻防一體,十八層寶塔境,甚至能夠讓尊者都受傷,可想而知……這一門神通秘法的強大。

    不過這阮山也著實是幻術修行者中的頂尖天才,在遭受到虛空之塔的阻隔之后,立馬就將意志沖擊集中一點,并且不斷的尋找著薄弱之處。

    虛空之塔本質上神魂力量組建,而蠻卡族阮山的神魂力量則是天生強大,俗話說久守必失,虛空之塔終究是沒能阻擋住,很快這第一層防御就被突破。

    然而緊接著,阮山的幻境意志沖擊就遇到了血源神甲!

    血源神甲將沈追的神魂完全保護在內,在浩瀚無比的識海中,就仿佛一座高大的城墻,往上無限高,往下無限深,左右無限延長……

    在這一座大山前,阮山的意志沖擊,頓時就變得完全無用,畢竟血源神甲,可是能夠阻擋幽冥地底九十九層魔物入侵的存在,豈是他一個神通三階能夠突破的?

    不過幻境附帶的意志沖擊雖然被阻擋,幻境卻是仍舊生效了。

    幻境乃是神魂意念形成,意志沖擊是強烈碰撞,意圖讓沈追的神魂虛弱,爾后幻境再趁虛而入。

    ‘虛弱’能夠放大幻境的效果,如果不成,幻境卻也同樣能夠在識海中呈現,這就好像恐怖的魔物無法碰到神魂,可是神魂‘看’到猙獰的魔物,仍舊能夠感覺到懼怕,是一樣的道理。

    只是如此一來,威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這阮山的幻境世界,一個個接連不斷在沈追的識海中呈現,完全將沈追的屏蔽掉。就仿佛另一道高墻,阻隔神魂‘感知’外界。

    “追兒,快、快救我!”義父沈追的身影出現在那血源神甲形成的城墻下哭嚎著。

    “徒兒,快走、快走,梁王要來殺你了!”呂元緯掙扎著吐血,倒在沈追面前。

    “讓我進去、讓我進去、沈追……放我進去!”紫萱焦急的臉孔浮現。

    “大人、不好了……”

    一個個幻境,或是虛構的人物,生動的呈現,失去了攻擊威力,卻不斷的誘導著沈追撤掉神魂防御,出現剎那失神。

    “給我滾出腦海!”沈追怒火中燒,雖然明知道是假的,可是這阮山利用他的親人幻化,控制著在識海中呈現,就如同真實發生一般,讓沈追無比的惱火。

    “破破破!”沈追目光冰冷,意志如刀,定心境的修為,讓他完全不受影響,不斷的朝著幻境世界出刀。

    眨眼之間意志之刀就劈出百次、千次。歷經九重雷劫與幽冥世界的神魂錘煉,沈追的武道意志是極為可怕的。

    一次次攻擊、幻境世界又一次次重生,可是沈追一刀就能斬斷成百上千的幻境世界,生滅的速度眼中不均衡,同時也早就了阮山的神魂意念大幅度的消耗!

    蓬!

    終于……幻術世界徹底破碎。

    說時遲那時快,當沈追睜開眼睛時,金色飛劍已經近在眼前。

    著實不是他故意托大,而是只來得及用手掌去抓金蛇劍!

    “鐺!”金劍被緊緊握住,沈追的手掌鮮血四濺,甚至鋒利的劍氣都讓沈追的臉龐瞬間流血開裂,不過暗金秘紋骨,卻是絲毫沒有受到損傷。

    “你的幻境就這點手段?!”沈追獰笑著,弒神刀浮現在右手,一刀斬向手中的金蛇長劍。

    “當當當當當~”一連串的沖擊聲響起,那金蛇劍被斬得嗡鳴不已。

    而與飛劍心血相連的蠻卡族阮山,則是有些震驚的看著沈追從幻境中脫離出來,連自己的嘴角溢血似乎都沒有發覺。

    “你……怎么可能抵抗得住!”阮山太意外了,從他施展幻境到沈追逃脫控制,幾乎只有兩秒不到。

    這意味著自己的幻境意志沖擊根本沒有抵擋對方的識海核心。

    引以為傲的幻境被破,阮山頓時有些慌亂,凌空飛起欲要后退。

    然而,沈追怎么會給他這個機會?

    荀罡害得陳青山要負擔兩名神通三階肉身重塑的代價,沈追此刻根本不會給對方全身而退的機會。

    “滋滋滋~”烏云遮蔽,雷霆絞索猛然飛出,在阮山的頭頂上空迅速形成一道雷龍之爪。

    雷神訣第四重,第三幅畫,撕天一爪!

    悟性時間一秒贈予!

    落雪刀法,驚雷式!

    “轟轟~”精華之下的阮山出現了剎那的恍惚,雖然身前浮現出無數劍光抵抗。

    可他的本命飛劍,都還被沈追抓住,那劍光抵抗,根本就是笑話。

    幻術師,在失去了幻境之后,肉身極為薄弱,而阮山的劍術,在沈追這種極境金身的強橫武者面前,根本發揮不出來。

    強如劍九、劍十三這種專攻劍道的強者,都飲恨在沈追的屠刀之下。

    “轟~”雷法、刀氣飛舞交錯,阮山的身體,頓時被四分五裂,炸成無數血肉碎塊。

    一道金色神魂從血霧中飛了出來,驚恐的看著沈追。

    大局已定!

    “認輸!”荀罡不甘心的喊出了認輸兩個字。

    嗡~江年迅速將沈追的刀氣與雷法轟散,一道柔和光芒籠罩阮山。

    ……

    “怎么會、他的神魂怎么會這么強…”阮山似乎未從失敗中走出來,不可思議的看著沈追。

    “我的幻境秘法,已經修煉到幻界生本源的地步,進入幻境中的人,甚至都可以在里面修煉,引動天地之力,論完美程度,我這幻境即便是有破綻,也根本不可能是神通三階能夠看破的。”

    “即便是遭受到抵抗,也完全能夠一層一層,將神魂包裹,照樣讓人沉浸其中……他怎么會有這么堅定可怕的意志?”

    阮山很不甘心,他看出沈追乃是極境強者,早就有所準備,一開始就全力爆發,幻境和劍術同時施展。

    沈追這種天才,必然有神魂保護手段,避免被人奴役,這點阮山早就想到。

    在他看來,只要沈追出現的恍惚稍微長一點,就足夠他的飛劍刺穿對方的頭顱,哪怕是極境金身,頭顱刺破,那神魂抵抗也會相對弱下來。更加無法抵抗幻境……

    可是他沒想到,沈追那么快逃離幻境!

    并且迅速反應過來,連讓他開口認輸,保全身體的機會都沒有。

    “贏了!”

    “沈、沈追贏了!哈哈!”柳山齋的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比武場內,開心的大笑。

    這阮山太強了,幻境強到讓人絕望,哪怕是妖火都沒能抗住。

    而且那阮山還背負長劍,顯然還是劍修,所以他們根本沒寄希望于沈追。

    可是沒想到……居然贏得如此干凈利落!阮山手段盡出,都還是被沈追斬掉了肉身。

    “嗯?此子是誰?”天空上,三名尊者都吃驚的看著下方。原本他們以為妖火倒下之后,陳青山這邊就無人能夠抵抗得住。

    主要阮山的幻術太可怕了,足夠讓神通四五階都沉淪進去,不止幻境夠完美,神魂意志沖擊也夠強橫。

    “意志如刀,定心境這一道上,這小家伙的走得極遠,嗯?竟然還是極境金身,難怪……闖幽冥世界的層次定然極高。”水霧尊者十分感興趣的看著下方那沈追的身影。

    “珈藍尊者,這沈追,可是你大夏學宮的人?”穿著華服的尊者又開口了。

    “怎么,木葉尊者又動了收徒的念頭?”珈藍尊者笑著看了對方一眼。這位尊者,倒是十分喜歡收徒。“他可不是走的木行一道。而是擅長金、雷,嗯……可能還會一點幻術。”

    “哈哈,只要不是你大夏學宮的人就沒事,大不了我花點鴻運幣,替這小子重鑄洞天。”木葉尊者笑道。

    “你就別想了,此人來自武安軍。”珈藍尊者微笑道。

    “武安軍?武安侯趙興?”木葉尊者一驚。

    “嗯。”珈藍尊者點頭。

    “趙瘋子……惹不起啊、可惜……”木葉尊者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武安侯趙興,在整個梁國都是名聲很大,傳言他尊者就擁有真神戰力,而且鎮守邊境近三百年,勢頭乃是三位武侯中的最強的那一位,他們雖然來頭也不小,可是卻根本不敢和武安侯叫板。

    “算了,那妖火和阮山都不錯。”木葉尊者嘀咕道。

    …………

    沈追的勝利,讓陳青山與荀罡之間的勝負突然反轉。

    畢竟連無敵的阮山都輸給了沈追,還有誰能夠是他的對手?

    雖然說……可能是沈追的神魂強大,抵抗住阮山的幻境。

    然而……神魂強大,也意味著對秘法、神通的掌控力強大。

    能夠強大到讓神魂不懼蠻卡族阮山的幻境,這樣的人,戰力會弱?

    “神魂強、雷法精湛,肉身可擋飛劍,而且還擅長刀法……”莫羅臉色有些興奮更多的則是震驚。

    白洛和楓夜兩人,就完全是心顫了。

    除非一跳上臺就認輸,否則以沈追的實力,完全可以在下令開始的瞬間,就攻擊他們,形成壓制,讓他們無法求饒。

    唯有神魂飛出的瞬間,得到肉身束縛,可以開口認輸。

    可這樣一來……就晚了,畢竟誰愿意毀掉肉身?

    “怎么辦、怎么辦……”荀罡也急了,暴躁的來回走著。

    狠話放出去了,結果現在不但自己沒打過陳青山,連阮山這個大高手,都肉身被毀。

    更讓他心驚的是……沈追這種天才,都能夠把阮山擊敗,來頭豈能小?若是平白得罪一名大能的子侄,他荀家可不一定會他出頭!

    “荀少、認輸吧。”白洛顫抖道。“差距太大了。”

    “他道武雙修,光從那雷法和刀法來看,至少領悟了兩種本源之力。”

    “對。”楓夜也附和道。“這種人物,乘著結怨不深,早點了解為妙,否則影響了荀少在家族中的地位就不妙了。”

    莫羅沒開口,不過顯然也是同意的,至于阮山,他已經被送去治療了。

    “哼!”荀罡雖然心中早有決定,不過此刻看到楓夜和白洛如此慫,還是有些讓他心中不爽。

    “便按照規則流程走一遍吧,上臺就認輸即可。”

    “呼~”白洛和楓夜都是松了口氣。

    并非他們沒有斗志,能夠修煉到神通境,誰沒點勇氣?可有勇氣,不代表不怕死,明顯干不過沈追,當然不愿意送死。他們也怕得罪荀罡這位大少爺,所以只能勸說。

    “楓夜。”荀罡眼珠子一轉道。“你上場之后,找機會試探一下那沈追,看他和陳青山交情如何,能否拉攏。”

    “如果是獨行強者,只要他肯主動認輸,我愿意將這次賭注的獎勵盡數讓給他,結個善緣。并且再加一件五階中級神兵!”

    “這、這……”楓夜不由得愣了愣,似乎完全沒反應過來這荀罡現實的做法。

    “愣著干什么,快去!”荀罡喝道。

    “是、是!”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