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科幻小說 > 末世炮灰養娃記 > 第865章 本該是我 (求訂閱)
    聽到潘凝這么說,霍中庭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我猜他當年應該是被人給收買了,然后開始暗中替對方做事,雖然后來不知道他又做了什么,但就像白條說的那樣,他有今天下場的絕對不無辜。”

    見霍中庭這么說,潘凝想了想這才說道,“我不是可憐他,我只是好奇,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你難道就不好奇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嗎?”

    聽到潘凝這么問,霍中庭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當然好奇,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會想著從江宏輝嘴里面問出些什么,只不過可惜,目前來看,他是不會輕易開口的。”

    霍中庭的話讓潘凝有些煩躁,“白條他們總說時間到了,咱們就全都知道了,可是什么時候時間才會到呢?”

    聽到潘凝這么說,霍中庭想了想這才說道,“應該快了,白條說兩邊時間流速不一樣,所以他也無法確定具體時間是哪天,但應該沒有多久了。”

    “最好如此,要不然每天提心吊膽擔心的日子是真的不好過。”

    見潘凝這么說,霍中庭想了想這才說道,“放心,很快這種日子就會到頭了。”

    從潘凝家離開后,霍中庭就去了監獄。

    他去的時候,江宏輝正躺在坑上呼呼的睡大覺。

    見到此,霍中庭有些無語把他給叫醒了。

    “你倒是想的挺開的,居然還能睡著了,我也是佩服。”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江宏輝在伸了個懶腰后,這才說道,“為什么不能睡著啊!反正我一時半也不會死,既然如此,何不去好好享受一下睡覺睡到自然醒的美好生活呢。”

    見江宏輝這么說,霍中庭眼底沒有絲毫的笑意的笑著說道,“也是呢,”

    “你又來找我做什么啊!”

    聽到江宏輝這么問,霍中庭笑著說道,“就是來看看你,你以前是我的屬下是嗎?”

    見霍中庭這么說,江宏輝嗤笑,“我是你的屬下?到底是誰給你的錯覺?”

    聽到江宏輝的這么說,霍中庭還有什么不明白的,他應該是潘凝的屬下。

    “你是潘子凝的屬下,這回我說對了吧!”

    見霍中庭這么說,江宏輝點了點頭,“這回你說對了,你來找我,該不會就是為了確認這個事情吧!”

    聽到江宏輝這么說,霍中庭看了他一眼后這才說道,“不,我是來和你打聽一個事情的,我和潘子凝在位面管理局到底是什么關系?”

    霍中庭的話讓江宏輝笑了,等笑夠了他這才說道,“你覺得呢?”

    見江宏輝這么說,霍中庭搖了搖頭,“我猜不到。”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江宏輝這才冷著臉說道,“猜不到就別猜了,反正她是你永遠夠不到的存在,說句不好聽的,當年要不是因為你,她也不會被懲罰然后分配到這里。”

    江宏輝的話讓霍中庭有些吃驚,“當年的事情全都是因為我?”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江宏輝沒好氣的說道,“當然是因為你,要不是因為你.......”

    見江宏輝說道一半突然不說了,霍中庭有些疑惑的問道,“怎么不說了?”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江宏輝這才有些憤怒的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你不就是想讓我把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在憤怒之下告訴你嗎?你果然還是像當年一般讓人討厭。”

    見江宏輝沒有上套,霍中庭也不在意,而是換了個別的話題,“江宏輝,說實話,我很是好奇,你到底在當年那個事情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江宏輝這才冷笑著說道,“你管我扮演什么角色呢,反正我的目的達到了,而你目的的想要達到,那可真是比上天還難。”

    見江宏輝這么說,霍中庭沉思了一番后這才說道,“你似乎對我的感官并不好,為什么?”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江宏輝氣憤的說道,“因為當年要不是你,本來應該是我......是我去到那個位置上去的,全都是因為你的出現,導致我的一切全都被你給搶走了,如果你要是我,你會對搶走你東西的人有好感嗎?”

    見江宏輝這么說,霍中庭似乎明白了江宏輝和那些搞破壞的人互相勾結的原因。

    回辦公室的路上,霍中庭沒忍住笑了,因為通過江宏輝的描述,他感覺自己就是古時候那種禍國殃民的妖姬,至于潘子凝,很有可能就是那為了博美人一笑的昏君。

    霍中庭屁股才剛碰到辦公室椅子,就見一道白光閃過,等到重新睜開了雙眼,就見白條浮在半空之中正“盯著”自己看。

    “怎么樣?人抓到了嗎?”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白條有些黯然的說道,“還沒有,那個家伙很是狡猾,要想抓到他,還得費一番功夫。”

    說道這里,白條停頓了一下這才說道,“我聽巡邏組的人說,你剛剛去監獄去見江宏輝去了?”

    聽到白條這么說,霍中庭點了點頭,“他們消息倒是挺靈通的,我前腳剛走,后腳你就知道了。”

    見霍中庭這么說,白條連忙給他解釋道,“之所以會消息靈通,是因為害怕那個混進來的位面管理者把江宏輝給帶走,所以巡邏組的人特意派了人守在他身邊,以確保江宏輝那個家伙的安全。”

    聽到白條這么說,霍中庭也是恍然大悟。

    不過想到白條特意跑回來的目的,霍中庭在猶豫了一番后還是開口問道,“你特意跑回來,該不會就是為了問我這個吧!”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白條想了想這才說道,“除了這個,還有就是來傳話的,巡邏組的人讓我轉告你,讓你暫時先別問以前的那些事情,因為時間還沒到,你知道的太多,對你來說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見白條這么說,霍中庭還有什么不明白的,想到此,他這才說道,“放心,我以后不會再去問江宏輝那些事情了,不過我不問他,問你應該沒問題吧!”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白條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那也得看什么事情,有些事情我可以同你說,但我有些事情就不能了。”

    見白條這么說,霍中庭也沒有去為難他,“放心,我也強求你什么事情都同我說,能告訴我的,你就說,不能告訴我的,我也不會逼著你去說。”

    霍中庭的話讓白條松了一口氣。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