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科幻小說 > 末世炮灰養娃記 > 第757章 被人滅口 (求訂閱)
    見林思成一臉好奇的看向自己,霍中庭這才說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就是我未婚妻人已經救出來了。”

    霍中庭這話一說出口,那邊林思成就斬釘截鐵的說道,“不可能,要是你說別的事情我可能還會信,但這個根本不可能。”

    聽到林思成這么說,霍中庭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后,這才說道,“為什么不可能,你可能不知道,之前我未婚妻曾被人擄走過,所以我為了防止事情再次重演,我在我未婚妻的身上放了追蹤器。”

    霍中庭的話讓林思成很是吃驚,因為他是真的沒想到霍中庭居然在他未婚妻的身上放了追蹤器。

    不過仔細想了想,他又覺得不可能,如果霍中庭未婚妻的身上真的有追蹤器的話,那霍中庭之前為什么那么緊張,他該不會是在詐自己吧!

    林思成之所以會這么懷疑,是因為他的人在抓走了潘凝后,就對她進行了搜身,并沒有在她身上找到所謂的追蹤器。

    想到此,林思成這才說道,“霍上校,別想著來詐我了!你未婚妻身上要是有追蹤器的話,沒道理我的人發現不了,勸你還是老老實實把我放了,這樣你的未婚妻才能平安歸來。”

    聽到林思成這么說,霍中庭笑著說道,“我騙你做什么啊!我未婚妻的確已經被救出來,人們不是常說,耳聽為真眼見為實嗎?既然你不信,那我就讓你親眼看到,到時候你自然就會明白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了,金卓去把人請進來。”

    見自家頭這么說,金卓也很是蒙圈,雖然不知道自家頭葫蘆里面到底賣的是什么藥,但他仍舊老實的走了出去。

    本以為走出房間后,會一無所獲,卻沒想到一出房間,就看到了雙手抱胸正繃著臉的潘凝。

    見到此,金卓也是大喜,“子凝姐,你真的被救出來了啊!”

    聽到金卓這么說,“潘凝”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后這才說道,“小點聲,你的這個大嗓門估計房子外面的人都能聽到了。”

    對方一開口,金卓立馬就意識到了對方不是潘凝本人了,“你是誰啊!”

    聽到對方這么問,沈靈沒好氣的說道,“你就別管我是誰了,對了,你出來干啥來了啊!”

    被沈靈這么一提醒,金卓終于想起來正事了,“我家頭讓我出來叫子凝姐進去的,要叫的其實是你是嗎?”

    聽到金卓這么說,沈靈這才說道,“除了我,這里難道還會有第二個人嗎?注意一下你的表情,我可不想我還沒等開演,就穿幫了。”

    見沈靈這么說,金卓連忙點頭。

    金卓領著沈靈進去的時候,林思成是真的被震住了,“居然真的把人給救出來了,我有一點很是好奇,你未婚妻身上的追蹤器你到底放在了哪里?”

    聽到他這么問,霍中庭這才神神在在的說道,“告訴你也無妨,那個追蹤器其實在她皮肉下面。”

    霍中庭的話讓林思成也是恍然大悟,“怪不得我的人找不到了,原來放在了那里啊!不得不說,霍上校,你也夠狠的啊!”

    聽到林思成這么說,霍中庭淡定的說道,“不狠不行啊!畢竟相比較于丟掉小命,這點皮肉之苦也算不上什么,現在形勢完全逆轉了,你就不想說些什么嗎?”

    霍中庭的話讓林思成冷笑,“成王敗寇,我沒有什么好說的。”

    見他滿臉的不削一顧,霍中庭這才說道,“如果我要是你的話,我會老實交代,畢竟你的未來還很長,你也不希望自己下半輩子都在監獄里面度過吧!再說了,你不想想其他人,也想想庭深,他可是到現在都相信你是無辜的,你不想看到他失望的表情吧!”

    霍中庭的話讓林思成嗤笑,“和他接觸就是想從他身上套些有用的信息出來,所以他失望還是不失望我根本不在乎,說實話,我真心覺得你這個外甥蠢死了,你要是以后不想被他害死的話,最好離他遠一些,像他這么單純,別人說什么就相信什么的人,我真是第一次遇到,傻白甜說的就是他了。”

    雖然說林思成說的很是難聽,但霍中庭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實話。

    庭深的確有些傻白甜,如果他要是不改的話,搞不好是真的會牽連全家的。

    “這個世界上除了你父親顧震就沒有你在乎的人嗎?”

    聽到霍中庭這么說,林思成嗤笑著說道,“我在乎顧震?這真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大的笑話了”

    林思成的話讓霍中庭很是不解,“不在乎顧震,你為什么要劫獄?”

    見霍中庭一臉疑惑的看向自己,林思成這才說道,“因為我想親自解決了他。”

    林思成的這個答案讓房間里面的幾個人都很是吃驚,“為什么?他不是你的親生父親嗎?”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林思成這才說道,“你們知道我母親是怎么死的嗎?”

    見林思成這么問,霍中庭想了想這才說道,“難道你母親的死和你父親有關?”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林思成這才說道,“準確來說,我母親是被顧震的那個畜生給害死的,就因為我母親不小心知道那個人的存在,然后顧震的那個畜生就把她給滅口了。”

    林思成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很是震驚,好一會后,霍中庭這才接著問道,“你說的那個人是指的誰?”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林思成這才說道,“他到底是誰,我不清楚,我只知道王新田管他叫大伯。”

    見林思成這么說,霍中庭沉思了一番后,這才接著問道,“你為什么這么肯定你母親是被滅口,而不是因為其他的原因死亡的呢?”

    聽到霍中庭這么問,林思成這才恨恨的說道,“因為是我親眼看到的。”

    “你親眼看到的?難道顧震不知道嗎?”

    見霍中庭這么問,林思成這才解釋道,“他不知道,他以為我上外面玩去了,然而事實上我當時正藏在柜子里面。”

    聽到林思成這么說,霍中庭想了想這才說道,“只要你配合我們,我可以幫你實現你的愿望。”

    見霍中庭這么說,林思成冷笑著說道,“幫我實現愿望?可是我的愿望可不單單只是解決顧震一個人那么簡單啊!如果要是那么簡單的話,我也不會忍辱負重這么多年了。”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