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圣骨傳 > 第1038章 九寒冰焰
    料到是鴻門宴,但林牧猜想的是,至少會偽裝一會兒。卻沒有想到如此沉不住氣,每一句話都在刁難,明明是她們理虧,卻說的如此理直氣壯,簡直無恥極致。

    要林牧拿出該有的誠意,就好像是他欠了冰翼神族一般。神女的確高貴,在外經受磨礪這么多年,的確也是因為林牧,但這一切是后者造成的嗎?簡直可笑。

    諸位長老接連的咄咄逼人,林牧都全部接下了。但是徐沐晴一直沒有開口,似乎在觀察什么。林牧很是了解,所以也盡量的配合,不想讓她太過難做,太尷尬。

    很長一段時間的僵持,幾乎冰翼神族的所有人都將矛頭對準林牧。這種做法根本就不是一個大的宗族應該有的氣度。而且明顯將事情的本質弄得模糊了,無賴!

    這時候,林牧也不想繼續僵持下去。在這冰翼神族之中,她們的態度已經見識過一次,這一次如果不是想挽回徐沐晴,也不會堅持承受這么長時間,差不多了。

    袖袍一揮,林牧身上的氣場猛地提升起來。五行之力,加上七色的冰蓮花瓣,形成一個獨立的范圍,就連眾多長老也無法輕易的靠近,只能狠狠地盯著他。

    “林牧,你這是想干什么?我們請你來本族,就是看你如此放肆的?”大長老冷哼一聲,也不懼,強橫的壓迫力直接與林牧對抗,但是螳臂當車的結果而已。

    雙手負于身后,掌心之中流轉著一道寒冰五行之火。林牧眼中閃過一抹精芒,冷笑著盯著眾人:“今天這鴻門宴,當真是一出好戲啊。我林牧算是見識到了。”

    “諸位,如果你們理所應當的認為,我應該為冰翼神族負責。在某種情況下我承認。圣帝墓穴之中的混亂是因為我而起,但是你們本族的事情,與我無關。”

    見此,所有族人都圍上前來,狠狠地盯著林牧,甚至隨時都要出手:“林牧,到了現在你還在狡辯。你可知道要不是因為你,我冰翼神族不會落到這般田地。”

    “不錯,要不是你的出現,要不是塵封多年的天缺之體在你身上出現,也不會引發如此多的禍端,我族神女也不會流落外界這么多年,還說你沒有責任嗎?”

    目光閃爍,林牧一顆心徹底冰冷下來。原來所有人都是這樣看他的。原來所有的人都認為他才是禍端的源頭。今天才看明白,這就是人心,這就是人性,呵呵…

    “好,就當都是我的錯。那么今天諸位是想干什么呢?難道是想群起而攻之?長老,諸位冰翼神族的強者,你們好歹也是大族所在,就這般沒有基本氣度?”

    聞言,大長老上前,指著林牧說道:“氣度?你現在跟我講氣度?林牧,我承認你很強,在這萬千位面之中幾乎已經沒有對手,但是所謂氣度,是給值得之人。”

    冰翼神族因為林牧的出現,與之糾纏不休這么多年。他們將神女的一切都歸咎于林牧。包括不受控制,包括神女不斷的對規矩進行反抗,這些都是林牧的錯。

    “開門見山吧,今天你們這般將我引入這里,究竟是要干什么?我林牧眼下的確需要神女的幫助,但也不至于如此卑微的地步。若談不攏,大不了一拍兩散。”

    以前,林牧還有一個明確的目標,那就是保護身邊之人。但是當他知道身邊之人一個個進行背叛,根本就不是真心對他,所有的希望都變成絕望,沒意思了。

    父母,族人,朋友,兄弟,甚至是紅顏知己,他們每個人都一樣。雖然其根本都是有不同的苦衷和理由。但是在林牧這里,背叛就是背叛,沒有任何理由解釋。

    如今,他怎樣都無所謂了。接下來的路,林牧想要為自己而活一次:“將你們的目的直接說出來吧,無所謂,只要我想做,并且可以做到,一切都可以順你們意。”

    右手一翻,大長老的掌心之上出現一簇火焰。那火焰的顏色十分玄妙,沒有半點溫度,也沒有灼燒的感覺。但是四周圍的空間之中,氣息迅速的被冰凍起來。

    “你知道這是什么嗎?我冰翼神族的至寶,名為九寒冰焰。一旦沾染上一點,便會直接將經脈冰凍,沒有一個修煉者能夠例外。不管實力多強,境界多高。”

    林牧沉著臉,雙眼微瞇的盯著那冰焰,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他體內的元鏡也開始產生波動,似乎與冰焰有著相通的聯系。林牧心中一動,產生重重地疑惑。

    點頭,林牧表面保持平靜。淡淡的說道:“九寒冰焰,你冰翼神族究竟還有多少寶貝?既然我已經來到這里,那么就一次都拿出來吧。不是你們想要的嗎?”

    掌心再次一翻,九寒冰焰化作一顆藥丸一般的東西。閃爍著透明的光芒。大長老神秘一笑,將藥丸放入酒杯之中,盯著那一杯酒,迅速的化作濃郁的霧氣,飄散。

    “林牧,如果你有誠意與我冰翼神族合作,那么就喝下這杯酒。不要問為什么,也不要管會怎樣。只要你喝下去,我們一切都好說。但如果你拒絕,那么…”

    眉頭一挑,林牧從來不會受威脅:“拒絕?如果我拒絕,你四周布置的冰翼衛隊,是否直接將我絞殺?諸位長老,這種把戲是不是太老套了點?不覺可笑?”

    “哈哈……我承認,方式的確老套,但是有用不就好了嗎?我們也非常清楚你的心思,如果你想達到目的,光是神女根本不行,還需要我們的支持,是吧?”

    冰寒的霧氣放在林牧面前,不給他任何后路。林牧眼神一瞥,發現徐沐晴還是沒有半點動作。她就當真如此狠心?于是伸手,緩緩地將這一杯酒接過來…

    就在這時候,徐沐晴屈指一彈,咻!砰!啪!一聲清響,只見得那酒杯啪一聲碎裂,九寒冰焰瞬間消失。徐沐晴一個閃身出現在林牧面前:“你是不是傻?”

    “嘿嘿…我不這樣做,你會直接出來阻攔嗎?你還敢說將我忘了?”林牧一點也沒有生氣,反而感覺一絲絲溫暖流過心頭,溫柔的看著徐沐晴,沒有說話。

    冰寒的氣場升騰,徐沐晴眼中閃過一抹神秘的光芒。雖然只是一閃而過。但是她的氣場讓所有族人都產生畏懼:“當著我的面,你們想干什么?直接殺人嗎?”

    “九寒冰焰,后果是什么你們難道不知道嗎?諸位,當真以為我不會插手,當我不存在嗎?林牧的計劃是我答應的,一切后果自然有我承擔,還輪不到你們。”

    長老臉色很不好看,即便是神女,這般直接的懟過來,也很沒有面子。他們的計劃很簡單,只要林牧喝下去,便要被他們所控制,至少目前是這樣的想法。

    “都給我聽好了,林牧是什么身份,你們很清楚。你們當著我的面動手,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你以為我當真會將所謂的規矩放在眼里嗎?簡直是笑話!”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