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有君子 > 第七百零四章 田豫
    當初劉虞當政之時,其麾下的一眾幽州舊部,以鮮于輔為首,目下正保護著劉虞之子劉和屯兵在右北平之地,公孫瓚滅亡之后,袁紹也曾對這支約有兩萬余的幽州舊部垂涎三尺,曾派人去說服鮮于輔、田豫,怎奈這些人根本就不買他的賬。

    依照袁紹的尿性,換成平日里碰到這樣的事,早就揮兵直奔右北平,將劉和、鮮于輔,田豫等一眾趕盡殺絕了。

    但也是天意眷顧劉和等人,當時的袁紹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曹操和陶商等人身上,并集中兵力南下,引發官渡之戰,因而倒是將劉和,鮮于輔等人放過了。

    而這一次,換成陶商盯上了他們這支不大不小的勢力。

    別看只是兩萬人馬,但那是幽州的正規軍!是昔日北地幽州的強勢勁旅。

    甄宓聽了陶商表述自己的意思,這才松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此事易爾,丞相若是果真有意,那小女子倒也是愿意為你和劉侍中牽線。”

    劉和當年曾在京師任侍中,后才去往劉虞身邊,故而以侍中相稱。

    陶商點了點頭,道:“如此最好,那就勞煩姑娘了,待姑娘幫我辦完這件事后,我就率兵打到冀州,然后送姑娘平安回家。”

    甄宓本來還是笑盈盈的,一聽到這,不知為何,臉色驟然一下子變的有些發白了。

    送我……回家?

    ……

    右北平,劉和的府邸。

    孫乾再一次出馬,他手持陶商和甄宓的兩封親筆書信,并還有陶商托孫乾給劉和送來的禮物。

    劉和看著陶商和甄宓分別寫給他的書信,而又聽著孫乾在下方的勸諫,不由的陷入了沉思。

    “劉侍中,如今丞相在南昌擁立天子,天下歸心,今番遠征河北,平定內亂,亦是為了漢室,如今天下騷亂,能扶保天子匡扶天下者,必丞相也。侍中乃是漢室宗親,當世仁者,且丞相對令尊之觴也是時常感嘆,每每談到此事時惋惜不已……丞相希望能與侍中成為同僚,今后共同輔佐新君,中興漢室,特命在下來向侍中表達誠意。”

    劉和思慮半晌,道:“久仰陶丞相的君子之名,如雷貫耳……此事、此事且容許我和手下們商議一下,還請孫先生稍候。”

    孫乾也不著急,笑盈盈的道:“那在下就等著劉侍中的好消息了。”

    兩人寒暄一陣,劉和隨即命人帶著孫乾前往館驛休息。

    接著,他又命人把鮮于輔和田豫這兩個幽州舊部中,他最重要的左膀右臂找了來。

    他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兩人敘述了一遍之后,道:“二位,當初袁紹對我們進行招撫,二位都勸說我不可歸順袁紹,如今陶商又派遣孫乾為使前來,二位以為此事若何?”

    鮮于輔乃是一個豪勇義氣之人,但不善謀,碰到這種大事,還得是田豫拿主意。

    田豫年輕時投入到幽州治下,初出仕時,就表現出了非凡的智慧和卓越的能力,被公孫瓚所重視,但后來公孫瓚謀殺劉虞之后,田豫厭惡其行,便脫離其麾下,輾轉加入到了鮮于輔之處,與他一同輔佐劉和。

    田豫仔細的尋思了半晌,開始抒發自己的見解。

    “劉公,前番我等諫言,不讓公投入到袁紹麾下,乃是因為當時袁紹涉嫌謀害先帝,雖然沒有確實證據,但烏桓騎兵能夠抵達范縣,肯定是多少有嫌疑是袁紹指使,公乃是漢室宗親,所以當時,我立主公不可歸順袁紹,即使當時袁紹的勢力強盛。”

    劉和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道:“聽君之言,令人茅塞頓開,那眼下陶商又來招攬,我卻又該如何?”

    田豫聞言道:“在我看來,公屈居于右北平之地,絕非長久之計,早晚必擇一方而侍,如今天下,在某看來,唯有曹操和陶商乃是有大氣量之人,但若是比較起來……或許陶商還是要勝于曹操。”

    劉和忙道:“為何?”

    “一則,乃是陶商比曹操年輕,年僅二十五歲,便有這等成就,二則是陶商如今擁立新帝,位列丞相之尊,占據大義,公既是漢室宗親,降陶商便是降朝廷正統,理之當然。”

    劉和聞言恍然,他仔細的琢磨片刻,道:“既然如此,我便答應孫乾,歸附于陶丞相麾下。”

    田豫聞言忙道:“侍中若是果有此心,我愿意為使者,前往臨淄城見陶商,以表侍中之誠意。”

    劉和聞言,展顏露出微笑,道:“如此甚好。”

    ……

    當晚,劉和招待了孫乾,并將田豫介紹給他認識,勞煩孫乾引領田豫回返臨淄城,見過陶商。

    孫乾帶著田豫回來之后,陶商一聽立刻親自接見了他。

    身為曹魏的名將之一,田豫在歷史上常年替曹魏鎮守北疆,斬骨進、破軻比能,而對陣孫吳,也有著不小的戰績,在成山斬殺周賀,于新城擊敗孫權等,可謂戰功赫赫。

    曹芳曾贊其曰:歷事四世,出統戎馬,入贊庶政,忠清在公,憂國忘私,不營產業,身沒之后,家無馀財。

    見了田豫,陶商微笑道:“國讓,咱們又見面了。”

    田豫聞言尷尬的笑了笑。

    當年在范縣替公孫瓚買官,是田豫一手將趙云送到陶商軍中的,他們兩個可以說是舊識。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來說,田豫還是陶商的大恩人。

    如今可是倒好,不光是趙云,連他自己也來到陶商的軍中了。

    “一別經年,當初的您還只是太平公子,剛剛進爵太傅,如今卻已經是丞相了。”

    陶商輕輕一笑,道:“只不過是臨危受命而已……如今趙子龍前往南匈奴王庭,卻是不能讓你們故人相見了。”

    田豫呵呵一笑,感慨道:“趙子龍,當年白馬義從中的一名小將,如今威震天下,全是仰仗丞相之福蔭。”

    陶商搖了搖手,道:“還是他自己有本事……當年公孫將軍麾下,確實是有幾位能者,若能善用,想來也不會那么快的敗亡于袁紹……趙云算一個,國讓你也算是一個。”

    田豫聞言一愣,道:“丞相,您這未免夸贊過重了吧。”

    陶商搖了搖頭,笑道:“國讓,等我平定幽州之后,想讓你替我鎮守北疆,鞏固邊境,我好全致精力向南,我在北方的背影,就交給你守護了,如何?”

    田豫沒想到陶商一見面,就對自己說出如此掏心的話,心中驟然升起了一絲感動之意。

    都說陶商不僅是梟雄,還是君子,今日一見,當真是名副其實也。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