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科幻小說 > 神游諸天虛海 > 第520章柔嫩
    沒有了自己師傅的力量的侵蝕,徒然間就已經有清爽的風吹過茫茫荒原,卷動著干燥的沙塵和干枯的落葉草屑。

    在已經從黃沙再次蛻變成荒土的大地上,貞妮他們的力量漸漸開始照澈進了這里。

    光明、溫暖、善良、秩序的光源源不斷地從這位少女的身上煥發,叫人心迷。

    可就在貞妮和她一眾追隨者在一起爽朗大笑的同時,一道極其粗魯,滿滿充斥著難耐血腥暴力味道的聲音,打破了這一眾人和諧的氛圍。

    “圣女,我是什么都不懂啊,我就只會打打殺殺,殺人,再殺人。所以你們說是去想拯救世界的方法什么的,我也插不了嘴,但“欲望之獸”的職業既然真的可以像你們說的一樣可以成為拯救世界的核心,那么我想以后這種超凡職業就必將成為整個物質世界,甚至是其他無數位面世界里那些智慧生靈種族的首選。

    力量訊息的知識傳承,雖然殿下你說你家的那個老師已經都傳給了你,但如果你老師在“欲望之獸”傳承之中的某個重要緊要的地方蠻幾句,甚至是刻意留下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漏洞,以此來為自己攝取無法想象的可怕利益的話,也許我們好不容易才將萬神殿里諸神的光輝掃落,又將地獄魔鬼全鎮壓,但最后一屆,我們的確是一位比眾神更加可怕強大的存在!

    我們所做出的一件,也許在不久的將來都會被那人篡奪,而我們那個時候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發生,卻根本無能為力。這是因為我們所使用的是他托付交給你的力量!

    貞妮殿下啊,也許我帕帕斯這樣說有些不合適,但我依舊想要詢問你一聲……你這么容易就從你家老師手上得到了這一切,你就沒有想過為什么會這么簡單嗎?

    我們將這種極其可能出現的“漏洞”刻意視而不見,又將整個世界的未來交付在給一個我們根本不熟悉,甚至不知道究竟會有怎樣野心欲望的“人”手上,這完全就是將“未來”托付交給一片未知!

    我們這樣做,這……真的合適嗎?”

    頓時,這一大地上突然死寂一片。

    饒是以貞妮那樣可以面對自己老師依舊占據上峰,不落絲毫的心靈意志,對著這種發自靈魂的疑問,也在瞬間變得面色慘白,難以自持。

    是帕帕斯。

    一位真正從戰場上殺戮出來的戰士。

    一位戰士等級超過27級的傳奇大戰士!

    如果命運沒有發生偏離,作為一名戰士,他本應該是戰神教會最耀眼奪目的一顆星辰,甚至如果得到神靈賜福的話,未嘗不能夠作為戰神的現世身,成為戰神教會的圣徒,以后也化成戰神神系里眾多神座上的一員。

    明明擁有著那種完全可以想象的到的璀璨的未來,可是帕帕斯在之后歲月里,卻發現自己越來越與戰神的教義格格不入。

    他渴望榮耀的戰斗,渴望數千、數萬、數十萬人整齊劃一的秩序集體,也渴望著身后的永恒寧靜。

    但按照戰神的教義,他們戰士是混亂的源頭。因為戰神帕斯坦是整個諸神多元里的唯一戰神,所以任何的一場戰爭都會替祂提高神力,所以反過來說也是一樣,在戰神的眼中,是沒有所謂榮耀之戰的,你們這些信徒不論是否信仰于我,只要戰斗,只要戰爭就夠了!

    甚至只要是“戰士”職業者,在他們死后,也依舊是會被帕斯坦收納進自己的神國,在那無窮廣闊的“血腥平原”上,展開著一場場永無止境的戰爭,以此來取悅戰爭神靈!

    所以從任何一方面而言,帕帕斯在深入了解到了戰神的教義以后,都越發的和這個教派格格不入。

    然后就一切順理成章了。

    就和貞妮一樣,他也成了戰神教會的叛逆者,是褻瀆了戰神光輝的褻瀆罪人!

    逼不得已,在當時,帕帕斯只能帶著自己的女兒莎莉一面浪跡大陸,一面試圖來躲逃戰神教會的追殺。

    ——這樣來自神靈教會的連續追殺,也是直到他遇到了游歷大陸的貞妮一伙人,并且是狠狠地重創了戰神教會里的那一群瘋子以后,才消停。

    所以相比較起在這個團隊里的其他追隨者,本身就對其有著救命之恩的帕帕斯,從來都是貞妮身邊最有力,也是最頑強的支持者。

    他就如同是一座壯觀堅固的鐵塔,從來都是站在戰場上的最前線,替她遮風擋雨,擋下無數的進攻。

    而他的女兒紅騎士莎莉,則就像是一位沉默的守護者,始終如一的謹守在貞妮的身邊,替她攔下無數從四面八方蔓延而來的惡意。

    帕帕斯雖然因為他的性格,就像是一座黑呦深沉的鐵塔,不論面對什么都是沉默寡言,但每每說話都是直擊核心,讓貞妮深思。

    因此即便他說的有些都是小事,貞妮都會認真對待,更何況這一次帕帕斯一開口就直擊了貞妮在心底最懼怕,也是最惶恐的一種幻想!

    即使帕帕斯在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以后,就又和往常一樣和自己的女兒一起守護在貞妮的身邊,也再一次陷入沉默,但他所造成的影響,可完全沒有因為他的沉默而平息,反而是有一種詭譎難言的氣機在他們之間,尤其是在貞妮的身上暗藏流轉!

    貞妮何嘗不知道,“欲望之獸”的創始人是自己老師,所有的等級界限也都是由自己老師一手衡量創造,甚至就是那件作為打開人心底層欲望鑰匙的“千年神器”,也一直在自己老師的手上。

    即使這些,老師他都全部的傳承給了自己,但……但…但…就像帕帕斯說的一樣,在這里面,任何一方面出了差錯,都完全可以讓貞妮所有的努力都付之東流,甚至是白白為“他人”做嫁衣!

    剩下的貞妮已經不敢,也不愿再想象。

    “殿下,要不我們...”薩內爾似有所動。

    “夠了!”

    “殿下...”

    “我說!夠了!”

    這一刻原來堅強素雅的面容,突然間閃過一絲憔悴,貞妮像是變成了路邊一顆柔嫩的草屑,不能在這樣“狂風暴雨”下在屹立了。

    “遵從您的意志!”

    小隊里眾人徒然一靜,眨眼都如此說。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