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來,天清氣朗,

    江浩和周欣妍在湖邊公園晨跑,跑了兩圈改成走步,小百靈鳥覓食回來,停在周欣妍肩膀上,嘰嘰喳喳的叫著,聲音清脆悅耳,引的很多人看向這邊。

    平靜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我們應該學會享受。

    吃過早餐后,江浩和周欣妍一起來到公司,周欣妍去忙自己的,江浩則一頭扎進超算控制室,他雖然是老板,可在公司的正式身份是技術總監。

    忙完手上的事情后,江浩來到休息區,沖了一杯茶,拿出雪茄點上,坐在窗邊看著公司院子里的花草樹木,腦子里卻想著系統任務的事情。

    《死神來了》這個電影世界的任務危險難度不小,江浩能猜測的出來。

    而且按照系統的尿性,恐怕不會給自己安排原著劇情,所以即便自己看了電影,幫助也不大,這個世界上的意外事件太多了。

    江浩看過一個叫《一千種死法》的美國電視節目,這個節目每期都會介紹5、6個意外死亡事例,而且都是真人真事,然后以案件重演的方式呈現給觀眾。

    有恐怖的,有離奇的,有倒霉的,也有笨死的,每個案例都會請相關學者做專業解說,深入分析死因,知識性很強。

    那個節目的片頭語江浩記得很清楚,

    “死亡無處不在,有些人有幸能與它擦肩而過,有些人卻難逃此劫,我們能活著就是一種奇跡!每一天我們都在與細菌、病毒、疾病、傷痛、意外、天災……搏斗!每一天都要面對1000種死的可能!”

    如果自己接這個任務,能逃過死神的追殺嗎,而且還不止一次,五次給一個獎勵。

    雖然獎勵很不錯,可任務很艱難啊。

    噴出一口雪茄煙,江浩手上一動,一個黃澄澄的金鑰匙出現在他手心,這是上次任務獎勵的世界鑰匙,他一直沒想好打開哪一個世界。

    “打開系統面板。”

    江浩面前出現一道綠色光幕,江浩看向“世界欄”區域,此時的世界欄里已經有4個圖標,紅高粱九兒,西西里瑪蓮娜,玉@團鐵玉香,無間道阿咪。

    江浩沒有再猶豫,心里默念打開《天將雄獅》世界。

    嗖~!

    江浩手里的黃金鑰匙消失,而在世界欄里,又多了一個圓形圖標,上面是迪娜女王的頭像。

    一雙大眼睛黑亮如星辰,頭戴珠鏈,覆蓋輕紗,面容白皙,笑靨如花,我異域風情的美麗女王。

    要不要過去看看她?

    江浩意動了一下最后放棄,不著急,她一直在那里,只要自己出現,她就會穿著拖地的長裙奔向自己。

    江浩的視線又看向系統任務欄,新任務就擺在那里,對于新的任務,他感覺現實世界沒什么好準備的,只能到了那里隨機應變。

    來吧,讓任務開始吧!

    意念在接受任務選項點了一下,刷,江浩消失在房間中。

    ......

    身下輕微顫動,耳邊傳來嗡鳴,江浩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坐在座椅上,前后左右都是人,看到這個場景,江浩立刻知道自己在哪里了,此刻他在飛機上,而且是一架飛在天上的飛機。

    忽的,

    一股信息沖入他的腦海,他知道了自己現在的身份。

    他叫江浩,中國人。

    身體、名字完全是他自己,只是系統給他安排了一個新的身份,現在他是一名在美留學生,在芝加哥藝術大學上學,攝影系大四學生,此刻他正坐在芝加哥飛往鹽湖城的飛機上,準備去黃石公園拍照,為自己的畢業作品做準備。

    周圍很安靜,很多人都在休息,空調開的很足,甚至有些涼,一個空乘大媽走過走廊,掃視四周的游客,見到江浩的視線看過來,微笑著問道,“先生,需要什么服務嗎。”

    江浩搖搖頭,“不需要,謝謝。”

    空乘大媽點頭笑笑離開了。

    江浩的腦子繼續轉動起來,現在是2019年,不是電影中的時間,自己也不是電影里的人物,自己就是自己,只不過系統賦予一個合理身份而已。

    現在看來,這里的劇情,和死神來了原著電影沒有一毛錢關系,就算他記住電影的細節,對他來說也沒有任何幫助。

    看來自己只能隨機應變了。

    就在這時,飛機忽悠顛簸了幾下,這很正常,高空有氣流,飛機顛簸十分正常,現在還算平穩,可江浩卻忽然心里一動,看向這架飛機,他的第六感非常靈敏,就在剛剛他心中忽然生出一種感覺,這架飛機,恐怕要保不住了。

    隨即江浩心里生出一個詞,“空難!”

    江浩腦子里閃過一個吐槽的念頭,如果現在發生空難,那是自己第三次還是第四次空難來著,自己是不是克飛機啊,要不就是飛機克自己。

    空難可不是鬧著玩的,都說飛機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其實這是一種很流氓的說法,飛機事故率是很低,可他死亡率高啊,有專家估算,發生空難的生存幾率為百分之三左右。

    江浩看向座椅后背的液晶顯示屏,上面有飛行路線和高度、氣溫等數據,現在的高度是9000米,這個高度,瞬間讓江浩想起了那一首歌曲‘三萬英尺’。

    “遠離地面,快接近三萬英尺的距離,思念像黏著身體的引力,還拉著淚不停地往下滴,逃開了你,我躲在三萬英尺的云底...。”

    靠!

    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思想這些亂七八糟的。

    如果現在真的發生空難,自己有什么辦法自救呢?

    媽的,民航客機上連個降落傘都沒有,自己想要跳傘都不可能。

    況且萬米高空,空氣稀薄,零下四五十度寒冷異常,再加上速度快,跳傘和自殺基本上沒區別。

    希望死神來的晚一些,江浩只能如此想了。

    他忽然又想起什么,拿出兜里的手機,打開拍照功能,舉起手對著機艙內前前后后拍了好些照片,江浩坐在飛機中間位置走廊邊,前面只能拍攝到背影,后面卻可以拍攝到人臉。

    他用的是一部諾基亞拍照手機,諾基亞9 PureView,擁有5個攝像頭,今年新發布的產品。

    江浩這次的畢業作品,就準備用這部手機完成,一個是追求個性,現在很多年輕的攝影師,用手機拍攝出不少優秀的作品。

    芝加哥藝術大學攝影專業是美國排名第二的攝影院校,僅次于耶魯攝影專業,芝加哥藝術大學攝影院校非常重視學生的自我意識,鼓勵學生在攝影技術和攝影理論上進行探索,提倡從傳統的攝影向不尋常的多樣化手段發展,同時鼓勵學生走出校園,從社會環境中創作出作品。

    另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沒錢!

    專業機器太貴了,最后他選擇了現在比較流行的手機拍攝。

    拍照之后,江浩又打開錄像功能,對著機艙內拍攝起視頻,此時飛機內非常安寧,沒有一絲異常,拍攝了三分鐘,江浩感覺沒有意思,準備收回手機時,他的心臟猛地一緊,忽然有種危險降臨的感覺。

    第六感,江浩知道是自己的第六感預感到了危險。

    媽的,

    不會真的要出事情吧。

    就在這時,江浩腦海里忽然響起“叮~!”的一聲,然后系統提示響起。

    “死神追殺開始,開始倒計時!”

    江浩心里一驚,立刻打開系統面板,在藍色光幕上,江浩看到一排數字正在跳動。

    “1:59:58”

    “1:59:57...”

    ......

    簡單的精神驟然緊張起來,退出系統后,江浩心里想到,自己剛剛就感覺要出事,看來第六感還真是準確,就是不知道會出什么事故。

    沒等江浩多想其他,忽然機身猛的一震,隨后整架飛機都劇烈顫抖起來,有人驚叫出聲,“快看,飛機引擎著火了!”

    所有人轉頭看向外面,透過飛機窗口,人們震驚的發現,有一側的飛機引擎竄出長長的火苗,正在劇烈的燃燒。

    “噢,買噶的。”

    “啊~~!”

    “上帝啊,我還不想死,請不要帶走我。”

    機艙內頓時亂了起來,有驚叫的,有哭喊的,也有祈禱的,兩個空乘大媽立刻跑到機艙,對著大家喊道,“大家不要慌,機長會解決的,請大家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另一個空乘大媽安撫道:“大家請放心,我們的機長有10年的飛行經驗,只是一側發動機出現問題,我們還有一個發動機,沒關系的,我們會安全降落,現在大家系好安全帶,不要因為顛簸造成受傷。”

    人們坐下,手忙腳亂的系安全帶,江浩也趕緊扣上自己的安全帶。

    飛機仍然劇烈顫抖,他的視線看向斜前方的引擎,此時引擎大火越來越大,尾部噴出長長的火焰,就像是戰斗機引擎噴出的火焰,江浩知道,這種情況下,這個引擎堅持不了多久。

    “噗噗噗!”

    只見發動機內部噴出一股濃重的白煙,幾秒鐘之后,人們驚訝的發現,引擎的大火熄滅了。

    空乘大媽看到這一幕,松了一口氣,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對乘客們道,“好了,火滅掉了,引擎都有自動滅火系統,這下問題不大了。”

    聽到空乘大媽的話,依舊有人擔心問道:“那個著火的引擎報廢了,咱們能安全落地嗎?”

    另一個大媽立刻解釋道:“大家不要擔心,一個引擎也可以飛的,我們會在最近的機場降落,相信機長,我們會安全降落的。”

    乘客的情緒被安撫下去,人們都戰戰兢兢的坐在座位上,可江浩知道,事情不會那么簡單,他呼喚出系統面板,此刻面板上的倒計時還在繼續。

    “1:42:18...”

    “1:42:17...”

    死神追殺還在繼續。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