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兵者 > 第928章 他就是個陪練
    安迪斯必須死!

    安迪斯必須活!

    海格爾要安迪斯死,只有他親愛的哥哥死了,自己這個位置才可以坐的更穩,才沒有任何后顧之憂;黃金獅子家族也要讓安迪斯死,乃至整個資本聯盟都想讓安迪斯死無葬身之地。

    可憐的安迪斯,曾經是真正的王,現在卻淪落為被世界上最強大的組織追殺,包括他的親人朋友。

    所幸的是還有人想讓他活,并且要保證他好好的活下去,只是這個活下去也得在死亡邊緣舞蹈。

    “噠噠噠……噠噠噠……”

    槍聲陣陣,暗黑兵者部隊與追殺來的黃金獅子家族展開激戰,這是銀獅卡薩爾帶來的部隊。

    為了能順理成章的成為黃金獅子,那么必須得拿下安迪斯的人頭。

    “轟!”

    猛烈的爆炸聲響起,破片四濺,土塵飛揚,劈頭蓋臉的砸在安迪斯的身上,還有爆炸所產生的震動,讓他整個人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

    “這就是戰場,這就是你成長的地方,是不是非常爽?是不是非常過癮?哈哈哈……”

    劉大路笑著,轉頭看向趴在地上的安迪斯,他能清楚的看到對方的窘態,像是小雞仔一樣瑟瑟發抖。

    “如果想尿褲子就尿出來,反正你也不會有太大的感覺。槍炮一響,是個人都得顫抖,哈哈哈哈……瞧你小娘們的樣子,都快縮到地里啦,哈哈哈……”

    此時此刻,劉大路盡情的嘲諷安迪斯,畢竟對方是第一次經歷戰場環境,而第一次經歷戰場環境的人需要時間去適應。

    適應的時間有長有短,對于一些人來說會非常快的進入狀態,比如葛震。

    “呸!”安迪斯重重吐了口唾沫,右手握著槍抬起頭,狠狠瞪了一眼劉大路:“老子可沒有尿褲子,能讓我尿褲子的事還從沒出現過。戰場,很快,很刺激,很男人!”

    剛想說這個家伙強撐的劉大路怔了一下,因為他清晰的捕捉到安迪斯的眼光,那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亢奮,雖然緊張,可瞳孔深處卻張揚著一抹似乎熟悉的光芒。

    這不該是新人初上戰場的反……等等,這個目光有點像……葛震曾經的目光!

    “你不害怕?”劉大路問道。

    “害怕?”安迪斯一臉不屑:“我是站在這個世界最巔峰的王,你認為有什么能讓我害怕?”

    “嘖嘖嘖……”劉大路咂咂嘴,咧嘴笑道:“你還真的有點意思,還真有點葛震的風格。”

    “葛震,也是真正的王者。”

    安迪斯非常認真,他承認葛震的地位,這對于他的眼界來說,的確很難得。

    “別廢話了,繼續戰斗!”

    “……”

    槍炮聲響不絕,戰斗持續進行,雙方激戰不休。

    ……

    銀獅卡薩爾穩穩坐在高處,看著這場戰斗,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戰斗已經持續一天一夜,雖然難以打贏,但己方卻損傷不大,這讓他心中有了數。

    “這就是暗黑兵者部隊的戰斗力?不過如此。”銀獅卡薩爾笑道:“我以為能夠在短時間之內給我上一課呢,太讓我失望了。”

    銀獅卡薩爾是個野心家,他從來不甘于只做銀獅,早就惦記著黃金獅子的位置,只是海王在位不敢造次,暗中發展自己的力量。

    銀獅屬于黃金獅子家族的偏族,但卡薩爾相信很快他就會成為黃金獅子。

    “主人,只要殺死安迪斯,您就是最尊貴的黃金獅子。”手下阿諛奉承。

    “哈哈哈哈……他跑不掉的。”銀獅卡薩爾大笑。

    似乎安迪斯已經是他嘴邊的肉,隨時都可以吃下去。

    “但我害怕家里會不會有變……”手下憂心忡忡。

    “那個小家伙能干什么?無非就是會賣自己的母親而已,他可能得到海格爾王的扶持嗎?笑話,海格爾王需要的不是小屁孩,他需要的是能為他殺人的刀。”銀獅卡薩爾攤攤手道:“而我,就是那把刀。整個資本聯盟,他再也找不到比我更好的刀了!”

    說這話的時候,銀獅卡薩爾充滿自信,而這份自信源自于自己對海格爾來說有大用,并且私下早已進行接觸。

    “黃金獅子王威武!”

    手下發出膜拜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銀獅卡薩爾大笑不已,頗有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

    與此同時,葛震也在觀察這場戰斗,他戴著黃金面具負手而立,面具下的雙眼平靜無比。

    蘇暮雪站在他的旁邊,臉上戴著銀色面具,看起來契合無比。

    “你對安迪斯真的用心了。”蘇暮雪說道。

    “必須得用心,不然他會死。”葛震說道:“他才是最關鍵的人物,必須得存活。而最好的存活方法就是擁有自保的能力,同時擁有攻擊的能力。個人力量微不足道,可通常扭轉乾坤的都是某個人。”

    縱觀歷史,小人物扭轉大格局的事很多很多,比如近代史上薩拉熱窩事件,就是一個小年輕槍殺斐迪南大公引發了歷史的大改變。

    “更何況安迪斯不是小人物。”蘇暮雪深有同感,她轉頭看了眼葛震繼續說道:“戰斗拖下去對我們不利,你確定繼續用戰場鍛造安迪斯?”

    “沒錯,戰場是最好的老師。”葛震盯著戰斗的區域說道:“能讓人重生的只有死亡跟鮮血。”

    這這場持續了一天一夜的戰斗壓根就是故意而為,不是暗黑兵者部隊打不過銀獅卡薩爾的部隊,而是開始的出發點就不一樣:這是故意拉長戰斗鍛造安迪斯。

    如果暗黑兵者部隊拿出真正的戰斗力,或許只有金葵花家族的隱盾才有一戰之力。

    為了安迪斯,葛震根本不計較暗黑兵者部隊的損傷,更何況打到現在,暗黑兵者還沒有一個人死亡。

    整個戰斗的局勢呈現出銀獅卡薩爾的部隊向前攻,暗黑兵者看似頂不住壓力,卻非常有序的撤離,不斷的接觸、避開、接觸、再避開。

    可惜的是銀獅卡薩爾根本不知道面臨的處境,他就是個陪練,陪著安迪斯進入快速成長通道。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