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347 提高酬金
?    嗤!

    防衛圈中,某種裝置噴出紫紅色生化毒氣,籠罩了整片陣地,對付這種體積極小的大規模昆蟲,使用毒氣攻擊是最好的手段,這種專門研發的毒氣殺傷力很強,哪怕是能忍耐火燒的飛蟲,堅持數十秒也會紛紛落地,掙扎而亡。

    然而這時,雷鳴般的獸吼響起,平均體型在十米以上的大型野獸混雜著蟲群一起沖了過來,聲勢浩大,末期的獸潮強度遠遠超過前兩個階段,這些野獸都是蘇尼爾星食物鏈頂端的族群,體型數十米高的骨甲戰象,口吐烈火的硫炎翼蟒等等,一支防衛隊起碼要花二十秒集火才能殺死一頭野獸,帶來的壓力可想而知。

    毒氣籠罩全場,這是殺死昆蟲群的武器,但也是雙刃劍,如果士兵裝甲被野獸撕開一個口子,暴露在毒氣中也會受到影響,即使每個士兵裝甲都配備了解毒劑,也只能稍微延緩劇毒發作,不至于致命,但會暫時癱瘓。蘇尼爾的技術研究不出只對昆蟲起效的基因毒氣,只能使用烈性生化毒氣。

    毒氣是兩敗俱傷的方法,卻也是對付飛蟲的唯一手段,一群飛蟲只要半秒就能把一個蘇尼爾人吸成人干,絕對不能讓飛蟲進入城市,否則將是可怕的災難,無論付出什么代價也要阻擋在城市之外。在兇禍末期,所有人都要在毒氣中戰斗,條件更加惡劣。

    最外圍兩道防線經過前兩個階段的肆虐已經差不多半廢,也是蘇尼爾人的劣勢,獸潮頂著炮火逼近防衛隊陣地。

    地面劇烈震動,一頭骨甲戰象以碾壓的態勢沖向B12防衛隊,超大體型的壓迫力讓尼維勒幾乎與鋼鐵般強韌的精神也不由自主緊張起來,正在這時,一枚電光閃爍的大型光團從天而降,速度太快光團呈流線型,炸開骨甲戰象半個身體,血肉橫飛,尼維勒抬頭看去,這個電光團在空中留下一道耀眼的曲折電光痕跡,橫掠長空,末端連接天上的戰艦。

    打了半個月醬油的九座空中戰艦終于開火了,一門門電磁軌道炮涌動藍光,射出纏繞電光的彈丸,專挑超大體型野獸攻擊,立即減少了地面壓力。

    鏖戰頓起,炮火與電光閃耀全場,震耳欲聾,獸潮源源不絕,腥臭味與血腥味極其刺鼻,防衛隊瘋狂射擊,火光一次次照亮地上野獸與士兵的尸體,損失慘重!

    喀拉!

    B12防衛隊的陣地,一頭體型十多米的純紫色雷豹動作迅疾,宛如一抹紫色閃電,一爪子切開防衛士兵的裝甲,連同里面的戰士也切成兩半,尼維勒視若無睹,沉著臉招呼屬下集火,他的部下只剩十二人了,損傷過半。

    “不要動搖,守住陣地!”尼維勒語氣冷硬。

    無數子彈打入雷豹的厚皮,鮮血四濺,雷豹嘶吼著撲殺,干掉了所有士兵,只剩下尼維勒一人,雷豹生命力還很強盛,遠在城市中無數鮮活的生命氣息就像剛出爐的面包,這頭雷豹的嗜血因子蠢蠢欲動。

    雷豹就要越過防線,尼維勒立即攔在前面,防衛機槍掃射,目睹了雷豹輕松擊殺防衛士兵的場景,他知道自己絕不是對手,但他依然毫不猶豫擋住雷豹。

    防衛隊的職責深入他的骨髓,不允許任何一頭野獸越過自己負責的防線!

    只要上峰沒有指令,他絕不后退。

    雷豹怒吼,悍然撲殺,強勁迅捷,尼維勒操控著士官級裝甲與其搏斗,翻滾閃避,在雷豹身上留下道道傷痕,一個滑鏟從雷豹腹部滑過,躲開了一次爪擊,他正欲起身,左臂忽然劇痛,雷豹以一個詭異的角度扭頭,咬穿了他的手臂裝甲。

    毒氣順著破洞灌進來,尼維勒感到皮膚傳來刺痛感,迅速變成中毒的麻木,他立馬屏住呼吸,腰間被注射解毒劑,灼熱感流轉體內。

    “注入解毒劑后,發作時間延長到兩分鐘左右,我屏住呼吸,應該能多堅持10秒……必須在這段時間干掉這頭野獸。”尼維勒神色冷冽,即使中毒了,也將阻擋敵人放在首位,他早就置生死與度外。

    一人一獸激烈肉搏,尼維勒舍棄了笨重的防衛機槍,使用腕鋸與裝甲自帶槍炮和火箭彈作戰,激戰數十秒,雙方皆已遍體鱗傷,尼維勒開始感到身體僵硬,腦袋昏沉,失血過多與中毒的雙重效果開始發作。

    尼維勒忽然站定,一動不動,雷豹撲了過來,他全然不閃,任由自己被雷豹壓在身下,爪子刺穿了胸膛與腹部。

    “噗……”

    腥血從口中溢出,尼維勒忍著劇痛,一只手刺進雷豹的頸部,用力將自己牢牢掛在雷豹身上,另一只手捅進雷豹嘴里,瘋狂開火,他自知行動遲緩,便以身做餌,舍生忘死。

    雷豹痛得扭曲,咔擦一聲咬斷了伸進嘴里的手臂,發狂般一爪子砸落。尼維勒重傷,癱在地上無力移動,看著巨大的爪子在視線中迅速放大,他心情卻很平靜。

    “我也終于迎來這一天了……”

    就在爪子即將拍下時,尼維勒看一抹巨大的電光降臨,耀眼無比。

    緊接著,尼維勒與這頭雷豹均被軌道炮的光芒掩蓋。

    ……

    慘烈的戰斗落幕,兇禍末期的第一天,傷亡慘重,墜毀了幾十架戰斗機,甚至有兩座戰艦的能量護盾差點被成群結隊的超大型飛獸打碎,能量損耗嚴重。

    “真是可怕的戰役。”

    “我第一次見這么大的場面,下次再也不接受大型雇傭了。”

    參戰的傭兵們心有余悸,喘息不止,地上躺了不少同行的尸體。

    韓蕭著手維修一件件裝甲,他不需要直接介入戰局,在這么兇險的局面下,他也沒信心毫發無損,申請后勤維修也是不想冒險,自己過來賺傭金,發揮能力幫上忙就行,可不會為了點錢真的為其他勢力賣命。

    難得的空白期,又一批野外部隊輪班回歸,玩家全都回來了,每個人的表情都很輕松,就好像沒有去執行危險任務,而是去郊游踏青。在危險區域活動對玩家來說完全沒有心理負擔,反正會復活,雖然有次數限制,但這群人大多是職業選手,自然懂得怎么控制死亡次數。

    現在都已經滿級了,掉點經驗不算什么,反正任務獎勵能補回來,而且賺宇宙貨幣更有用。

    這邊黑星的一堆人聚集,周圍傭兵頓時注意到了,打量了幾眼后,錯愕之色浮上臉龐。

    “那些人好像一個沒少!”

    “什么,竟然全員生還?!”

    傭兵同行震驚不已,大為好奇,急忙去詢問其他同行的野外隊員,得到了這群人會復活的答案,臉色頓時轉變成羨慕和忌憚,在宇宙間,不死的超能者是最難纏的敵人,誰也不敢小覷。

    “這個傭兵團全是不死者!”

    “不得了……”

    這群傭兵紛紛記住了黑星傭兵團的名號,一個全員不死的傭兵團,以他們專業的眼光來看,恐怕用不了多久,這支傭兵團就會變得極其吃香。

    黑星傭兵團的名號被上報軍方高層,高層格外重視,不死的斥候最適合偵察,能夠大大減少野外部隊的減損,為此,軍方將領親自找上韓蕭這位團長,態度十分誠懇,姿態很是低下,全然不同于與其他傭兵交流的態度。

    軍方表達的意思是希望黑星傭兵團不要輪班休息,再度投身野外偵察,蘇尼爾人需要你們云云,最重要的自然是許諾肯定增加酬勞,這么有用的幫手自然擁有更好的待遇,軍方主動要求增加酬金,就是怕黑星傭兵團拒絕。

    任務獎勵提高到1w8伊納爾,增加了50%,韓蕭當即拍板答應,苦逼的玩家再度開始新一輪偵察,按照時間來看,也是最后一輪偵察了。

    戰場的死尸搬回來供人認領,韓蕭發現尼維勒陣亡了,略有些唏噓,畢竟是個熟人。

    來認領的家屬是一個女人,嚎啕大哭,韓蕭向其他士兵打聽,才知道這個女人是尼維勒的妻子,尼維勒家里還有一個幾歲大孩子。

    ……

    森原城內。

    絕大多數人守在電視前,觀看戰況播報,危急關頭,媒體沒有任何虛假消息,都是最真實的戰況,現在局勢還能堅持,每個人都揪心。

    酒吧沒有開門,梅洛斯坐在閣樓里,看著電視上的播報,不停喝著酒,一幅幅慘烈的戰場畫面閃過,他突然覺得心煩意亂,重重放下酒杯,離開酒吧,漫步在大街上。

    街上一片冷清,沒有任何行人。

    漫無目的走了一會,一陣細微的爭吵傳入耳中,身為B級超能者,雖然多年沒有動手,但敏銳的感知不會退化,梅洛斯臨時起意,循著聲音來到一棟房屋外,就在酒吧附近,里面的爭吵聲越發清晰。

    “再過幾天我的年紀就達到征兵要求了,我要去參軍!”

    這聲音有點耳熟,似乎在哪里聽過,梅洛斯有些好奇,隱藏身形,跳到窗臺上,透過窗子偷窺里面的情景,發現說話的人他的確見過,正是幾天前在酒吧里鬧事毆打醉漢的拉納,正一臉慷慨激昂,語氣熱血。

    而與拉納爭吵是他的父母,衣著都挺貧寒,比較底層的平民,此時拉納的父母一臉焦急。

    “當兵就是送死,我不許你去!”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