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340 兇禍來襲
?    雷爾頓去野外偵察部隊報道,接下來幾天,韓蕭只能待在軍事基地,不過副職業目標已經完成,他暫時沒有進城的需求。

    隨著兇禍的日期迫近,潮汐的影響逐漸明顯,每個人都察覺到了異常,腦海中總是會響起模糊的低語,十分遙遠,仿佛從來沒聽過的語言,然而卻莫名有種能聽懂的錯覺,想要仔細去聽時卻又消失不見,詭異反常。

    心靈低語的頻率契合上腦電波的波段,便能影響情緒波動,傭兵的舉動也因此漸漸暴躁了起來,倒是蘇尼爾士兵習以為常,思維堅韌,不為所動。

    這便是詭語石形成的低強度心靈潛流,智慧型生物更加有抗性,平時不容易被影響,可是每當“潮汐”噴薄,心靈低語強度提升,眾人便能體會到野獸每天的感受。長期生活在洗腦般的低語中,只需要一點導火線就會喪失所有理智,遵循殺戮的本能,“潮汐”便是導火線,這也是兇禍的來源。

    “嗚——嗚——”這一天,刺耳的警報聲響徹軍事基地每個角落,所有人都熟悉這個聲音的含義——敵人來襲!

    軍事基地的氣氛猛地一變,肅殺而凝重,蘇尼爾士兵咚咚咚奔跑著歸位,傭兵們在幾天內接受過訓練,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

    各式戰車、防衛坦克紛紛啟動,密密麻麻的懸浮炮臺升起。

    嗡!!

    一環環氣流蕩開,掀起沙塵滾滾,九艘星際級別的戰艦緩緩浮空,如同九座空中要塞,護衛在森原城上空,占據了九個方向。

    韓蕭忽然低頭,幾顆石子正在地上跳動。

    先是微微的震感,然后越來越強烈,最后四面八方響起轟隆隆的奔跑聲,所有方向的森林都在搖曳,嘹亮、尖利、猙獰的獸吼化作音浪,震徹蒼空!

    森林搖曳的幅度如同蛇行草叢,迅速逼近森林與平原的交界邊緣。

    有什么東西要出來了。無數人同時咽了口唾沫,緊張得額頭冒汗。

    “吼——”

    吼叫如滾雷,樹木倒伏,漫山遍野的野獸破林而出!

    獸群擁擠,狂躁奔騰,體型有大有小,宛如一條急速蔓延而來的黑潮,填滿視線,

    光是看著這幅場面,許多人便升起發自內心的窒息感。

    “開火!”有軍官發出猙獰的咆哮。

    轟轟轟!!

    下一刻,防衛圈響起密集的炮聲,震耳欲聾。處在陣地之中,四面炮聲震得耳膜嗡嗡作響,幾乎失聰。

    兇禍,來了!

    ……

    森原城一共五道防衛圈,第一道是抗沖擊的縱深區域,布置著大量的雷區與自動化炮臺,按照戰略計劃,配合后方火力支援,第一道防線能大幅削減野獸密集程度。第二道防線是是地堡、壕溝、陷阱、地刺、高壓電防護墻等防御措施組成的緩沖區域,懸浮炮臺、戰爭載具以及天上的星際戰艦會在這里對野獸進行迎頭痛擊。

    第三道則是鋼鐵防線,駐扎著一支支裝甲防衛隊,如果野獸撲到這層防衛圈,便進入接觸戰,防衛隊會將憤怒的金屬風暴狠狠傾瀉在野獸身上,尼維勒就守在這道防線。

    最后兩道防線都屬于炮擊陣地,對前方進行火力支援。倒數第二道駐扎著增援部隊,聽從調遣,隨時支援缺口。而最后的防線則是絕不可移動的最后屏障,肩負后勤職責,在每次戰后的短暫緩沖期,要修補大量機械,治療傷兵。

    黑星傭兵團的陣地在北面倒數第二道防線,被編入一支遠程火力重坦陣地,番號是“G7”,三艘堡壘級防衛坦克作為核心,可以展開基座嵌入地面變成超大型炮臺,配備十八門可移動防衛重炮,還有一定數量地面護衛部隊,隨著坦克移動,抬高角度向遠處獸群射擊。

    作為機械師,韓大技師的工作是操縱一座防衛重炮,任務只有一個——打炮!機械系在這種陣地戰基本上都會被分配做炮手,機械加成能提高火力,韓蕭也不例外。如此宏大的災難,除非強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否則個人的力量顯得十分渺小。

    轟隆——

    森原城防衛圈,無數道燃燒的弧光拋射而起,飛向遠方,鋪天蓋地,在獸群中炸起一朵朵混雜紅與黑的濃煙火光,一只只野獸被炸飛上天,殘肢與碎骨齊飛,鮮血共腦漿一色。

    黑潮的鋒線遭遇阻擊,后面的野獸悍不畏死,踏著尸體與鮮血前進,鋼鐵暴雨貫穿血肉之軀,場面血腥無比。

    硝煙與血腥味混合著熱風氣浪卷入陣地。

    砰!砰!砰!

    韓蕭每一次開炮,都能感受到強勁的后坐力,清楚看見炮口噴出一發拖著尾煙的燃燒火光,在幾千米外的獸群爆炸,無盡黑潮中掀起一朵橙色的浪花。

    操控重炮隨意開火的感覺很爽快,就是射爆!

    面板不斷刷出經驗,借用蘇尼爾族武器,殺怪經驗有一定削減,韓蕭主要以此判斷玩家能通過殺怪獲得多少經驗,不過看玩家打炮時興奮的臉色,便知獎勵和趣味性都不會差,身處這么大規模的部隊,每個玩家都有種特殊感覺,仿佛自己參與到了一件大事中,很新奇激動。

    黑潮被阻擊在第一道防線之外,面對鋪天蓋地的炮火,難以寸進,留下一地血漿肉泥。

    旁邊是另一個操控重炮的鳥人傭兵,隨手操作,很是放松,道:“兇禍也沒蘇尼爾人說得那么恐怖,野獸根本沖不進來。”

    韓蕭瞥了他一眼,沒有說話,這鳥人傭兵絕對沒認真聽蘇尼爾人普及兇禍,現在只是兇禍初期第一波,不過是一群小型野獸,最大的體型也不超過十米,按照圖鑒,這些都是開胃小菜,往后出現的野獸才是噩夢。

    炮火足足響徹四個小時,才出現來之不易的真空期,后勤部隊急忙補充彈藥,并且派出消毒部隊手持噴火器去燒掉戰場鮮血與尸體。同時士兵換班,所有崗位都有幾輪換班人選,高強度的戰斗沒人可以連軸轉。

    韓蕭也走下炮臺休整,頭頂劃過飛機轟鳴聲,新一批偵察機起飛,野外偵察隊和野外作戰部隊早已深入森林,他們的工作比陣地戰危險幾十倍,隨時都可能死亡,就像狂濤巨浪中的小舟。

    沒休息多久,野外偵察情報傳回來,下一波獸群即將抵達,換班的人選紛紛就位,嚴陣以待。

    剛才的一幕重演,然而這次黑潮開始緩慢推進,漸漸逼近第一道防線,這時,戰斗機起飛,居高臨下投射導彈,火力覆蓋,再次阻擊獸群。蘇尼爾族的戰斗機款式小巧,十分靈活,機翼是類似騰蛇機甲的轉向螺旋槳,韓蕭一看就知道,這種構造非常擅于靈活空戰。

    敵人離得很遠,哪怕獸群一望無際,可周圍傭兵的臉上沒有任何緊張情緒,似乎是距離帶來了安心感,而且身邊都是鋼鐵堡壘,感官上給人“我很安全”的錯覺。

    反觀蘇尼爾士兵,凝重與擔憂如同陰云堆積在眉峰之間。

    就在這時,遠處天際出現黑壓壓的影子,飛行野獸現蹤,迅速逼近,其中有不到一米的小型飛獸,也有翼展數米的中型飛獸,長相極其猙獰,全是沒見過的生物,看著就和屎殼郎成仙了一樣。

    “圖鑒上說飛行野獸以往是第三天左右出現,這次提前了。”韓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便聽見G7編隊軍官大吼。

    “換高爆彈,抬高炮口,對空射擊!”

    一個個炮擊編隊照做,天空頓時炸開火花,一頭頭鮮血淋漓的飛獸墜落。

    戰斗機拔升高度,擺脫飛獸的糾纏,搖曳著身姿,機炮射出的橙色彈道宛若甩動的鞭子。

    戰斗機裝備了簡易的能量防護盾,這一波飛獸的攻擊手段只有利齒與爪子,只能在能量盾上扣出滋啦啦作響的炸裂電弧,戰斗機尾端不斷迸開音障,在飛獸群殺進殺出,如同裝甲重騎一次次鑿穿步兵陣型。

    這已經是大型地面戰爭的規模了,時間在激戰中匆匆度過。

    一開始,傭兵們滿臉輕松,然而才過了三天,獸群實力飛速增長,漸漸誰也笑不出來了,連續高強度作戰,每個人都露出疲態。

    韓蕭盡力做好自己的職責,扮演好鏈條上的齒輪。

    在第四天的時候,威脅后方陣地安全的敵人出現了。

    地面如同波浪般起伏,一群會鉆地的野獸越過前兩道防線,撞上第三道防線地下的合金墻壁,破土而出,這是后方陣地第一次近距離看到獸群。

    鉆地野獸現身,就是接觸戰正式開始的信號,第三道防線之后待命的超能者有了用武之地。

    第三道防衛圈,一直沉默的鋼鐵戰線終于發出了槍火的咆哮。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