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134 終于找到你,還好沒放棄
?    絕大多數玩家們都在忙著做任務,有組織的玩家行動更有目的性,比如公會和職業選手,規劃發展路線,穩扎穩打成長。

    但神族公會此時卻陷入尷尬境地,日常事務都被朱庇特甩給副會長負責,對A級任務不死心,帶著一些人到處尋找萌芽的分基地,但是一無所獲,無奈之下只能關注論壇,想要看看有沒有玩家與萌芽接觸。

    還真給他找著了,安狄亞大陸是萌芽的大本營,降臨在安狄亞的玩家可以很輕松加入萌芽陣營,然而這對朱庇特毫無幫助。

    接了A級任務的核心團員都在南洲,零號更大可能也在南洲,朱庇特根本不可能帶人去安狄亞大陸,最重要的是,他們沒有門路去另一個大陸。

    其實可以坐跨海游輪或飛機,但現在的玩家還沒接觸到這個層面。

    論壇此時最熱門的帖子是大角山玩家錄下來的戰斗場景,朱庇特之前沒看,現在才點開,同樣被震驚了一把,正準備關掉帖子的時候,忽然發現了端倪,急忙停止播放仔細打量,終于確定這支被襲擊的部隊帶著萌芽的徽記。

    天啊,終于找到組織了!

    朱庇特差點熱淚盈眶,忽然意識到這支部隊已經被滅了,臉色頓時一變,急忙看向帖子的內容,可惜樓主除了發布錄像以外,沒有說詳細過程。

    朱庇特迫切想要了解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讓會員聯系大角山的玩家。

    公會效率很高,他很快就得知被襲擊的是一支萌芽的撤離部隊,頓時有點懵。

    “撤離?為什么撤離?從哪里撤離?是多大規模的撤離,一支部隊還是很多部隊?”

    朱庇特咽了咽唾沫,忽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感覺短時間內根本沒辦法重歸萌芽陣營。

    這A級任務好坑,朱庇特蛋疼得都要碎了,任務都還沒開始做,發布任務的勢力就跑了,這還玩個蛋子。

    ……

    傍晚,殘陽如血,黃昏的天空,隱約能見到幾個月亮的輪廓。

    大角山外的樹林,狂刀怒劍垂頭喪氣走在林間,與黑幽靈錯過讓他備受打擊。

    “我一定要找到他。”

    狂刀怒劍很快就擺脫了沮喪的情緒,非常堅定,自言自語為自己打氣。

    “你在找我?”前方忽然有人說話。

    狂刀怒劍豁然抬頭,只見一輛貨車停在前方,一個黑衣男人等在車旁,正一瞬不瞬盯著他,赫然就是黑幽靈!

    狂刀怒劍一個激靈,驚喜欲狂。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你、你……我們見過嗎?”狂刀怒劍支支吾吾說道,他不能完全確定黑幽靈就是韓蕭,非常忐忑,問出來之后感覺度秒如年,就像等待判決。

    韓蕭瞇了瞇眼,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你說呢?”

    就是這個熟悉的眼神!讓人毛骨悚然的眼神!

    狂刀怒劍狂喜,他能確定這個人就是韓蕭!

    還好我沒放棄,終于找到你了!大腿!

    “跟我走吧。”韓蕭似笑非笑,雙手抱在胸前,向車子歪了歪頭,狂刀怒劍按捺住內心的喜悅,急忙坐上車。

    他不關心韓蕭要帶他去哪,只想留在韓蕭身邊……好了,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這句話確實很給,我曉得。

    韓蕭笑了笑,相處過一段“愉悅”的日子,他自然記得狂刀怒劍,但這不是他選擇帶上狂刀怒劍的原因,狂刀怒劍非常有潛力,也值得廣撒網培養,而且帶一個玩家在身邊正好可以當做炮灰幫他涉險,反正死不了,可以放心大膽使用。

    接下去的行動似乎能用上狂刀怒劍,所以韓蕭在發現狂刀怒劍跟蹤后,停下來等他。

    狂刀怒劍還不知道自己又一次被當成小白鼠,正滿腔激動,坐在車上四處打量。他記得內測的時候,韓蕭明明是星龍情報機構的人員,怎么搖身一變,成了黑幽靈?

    不過這些不重要,只要能跟在韓蕭身邊繼續抱大腿,狂刀怒劍就滿足了。

    “我們現在去干嘛?”

    興奮勁過去后,狂刀怒劍問道。

    “做點壞事。”韓蕭拿出平板電腦打開地圖,在一個區域畫了一個圈,扔給狂刀怒劍。

    狂刀怒劍看了一眼。

    “泰達米拉河,那是什么地方?”

    “戰場。”

    韓蕭淡淡說完,一腳油門,貨車沖了出去。

    ……

    泰達米拉河,南洲的一條大河,連通大海,江面寬闊,碧波萬頃。

    夜色下一條燈光組成的長龍順著河流游弋,這是一支龐大的船隊,偽裝成漁船,實際是萌芽的各種戰船,配備了各種艦載武器、反探測干擾器、機槍攔截陣列等等。

    由于六國的清剿行動,萌芽的分基地都開始撤離,少部分重要人物走空路,大部分物資、載具與普通武裝人員走水路。撤離行動已經到達尾聲,這支船隊就是南洲最后的一支撤離大部隊,外層護衛艦保衛著中央的大量駁船,駁船上全是地面部隊的載具與武裝人員。

    撤離計劃是順著泰達米拉河一條支流出海,并且在出海口附近與其他地面部隊匯合,讓地面部隊登船,雙方有統一的調度,負責人名為林宇是南洲萌芽最大分基地的負責人,此時擔任指揮官,也在船隊中。

    林宇是一個中年男人,同樣是具備戰力的執行官,正在指揮室里一臉嚴肅地看著地圖。撤離計劃環節眾多,船隊與地面部隊必須確保在同一時間抵達出海口附近,因為船隊不能停留。

    撤離的途中遭到大量星龍和海夏的戰斗機群偵察,船隊的行蹤已經暴露,人心惶惶。

    林宇很清楚海夏與星龍肯定在出海口附近布置了天羅地網,海軍、空軍和攔截他們部隊的陸軍,想把他們一網打盡。

    不過從一開始,林宇就很清楚不可能偷偷摸摸撤離,一場苦戰無法避免,只有強硬撕開封鎖線,才能逃出生天。

    “只要順著泰達米拉河進入大海,我們就能脫離這一場噩夢,但不要抱著順風順水的幻象,小伙子們,我們將遭遇一場早有預謀的伏擊戰,星龍和海夏的海軍,會不擇手段將我們擊沉在出海口附近!”

    “我經歷過大大小小十三場戰爭,你們當中,也許有的人和我一樣是老兵,有的人也許還是新兵,但我們的命運是一樣的,沖破封鎖,就能生存,被攔截下來,即使你能僥幸存活,也將面臨星龍與海夏無限期的關押,再也見不到自由的太陽!”

    “六國都是一群虛偽的陰險小人,口口聲聲說著和平自由,卻主動掀起戰爭,別忘了,你們的祖國都毀滅在六國的槍炮之下,永遠不要忘記血的仇恨!”

    “我們別無選擇,唯有死戰!”

    這些話都是林宇對部下的動員之詞,船上的武裝人員都清楚前方即將迎來一場惡戰,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船隊里有不少萌芽執行官,海拉赫然在列,她對這場不遠的未來將會發生的突圍戰憂心忡忡,在她看來,就憑他們這些武裝船只,想要沖破星龍與海夏的海軍封鎖,簡直是癡人說夢。

    很多人會死,只有極少數人能活下來。

    可是指揮官林宇似乎胸有成竹,海拉也只能把不安壓在心里,不曾表露出來,對外依舊是不茍言笑的冰山。

    其實對海拉來說,即使整個船隊的萌芽成員都死光,她也不會皺一下眉頭,她憎惡萌芽,但想活下去只能借助這些萌芽士兵。

    海拉很清楚自己滿手鮮血,她從不避諱這一點,自責與憐憫屬于好人,對她來說太奢侈,從覺醒異能的那一天開始,她就知道自己無法成為好人。

    主宰死亡,注定滿手血腥。

    但妹妹歐若拉卻與她相反,那是一個天使,無時無刻用自己對世界的熱愛,感染每一個與她接觸的人。如果非要說后悔,她只后悔當初沒保護好妹妹,落入萌芽手中。

    “無論如何我也要活下去……”

    只有活著,并表現得有用,才能減少妹妹遭受的苦難。

    所有阻擋她的都是敵人。

    望著河面的波濤,海拉神色冷冽。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