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861 星際局勢變動與暗子
?    全力動用輿論武器的宇宙級文明,有足夠的資格借用全宇宙星際媒體的平臺發聲,宇宙級文明的影響力遍及各個星域,遠非局限于地區性的星團級文明可比。

    烏蘭瑞爾元首面向全宇宙發言,詳細說明了此事的過程,隨后,帝國新聞臺公布了官方文件,將此次事件的情報記錄在案,向外界公開。

    文件中強調,虛靈教派利欲熏心,為了進化方塊,無視帝國的閃耀世界主權,公然與臭名昭著的墮落者方舟聯手,襲擊帝國軍事部隊,給帝國造成了巨大損失,帝國強烈譴責這種行為,并保留追責意圖,宣布暫時停止與虛靈教派的一切外交活動,進入戰時警戒狀態。

    帝國的措辭很嚴肅認真,讓星際公民以為他們蒙受了多大的損失,可瀏覽了文件中記載的詳細事件過程,卻驚奇發現帝國并未在襲擊中損失多少力量,反而絕地反擊打退了敵人,甚至還在閃耀世界抓住了兩名超A級強者作為俘虜。

    帝國描述的過程中強調了黑星的功勞,大肆宣傳他的戰績,帝國一方面是幫助韓蕭提高威懾力,另一方面則是打擊虛靈教派。虛靈教派是黑星這次功勞的背景板,黑星在虛靈教派身上獲取名氣,本次事跡知名度越廣,對虛靈教派的威望打擊就越大。

    黑星活捉狄綸的戰績傳播出去,引起軒然大波,韓蕭不久前成為新生的超A級,在前段日子引起了轟動,還沒過去多久時間,所以星際公民對他都不陌生。

    沒想到時隔不到一年,在超A級中還算是粉嫩嫩新人的黑星,竟然能夠活捉一名同級的強者。

    擊殺或活捉超A級的戰績,在宇宙中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在大部分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個人英雄主義,向往著自身的強大,而超A級是個體偉力的巔峰,若是有人征服了一座巔峰,人民就會將他抬上更高的神壇。

    韓蕭之前與西斯科、赫伯爾交手,只有平手的戰績,雖然也算是超A級的事跡,但終究差了點意思。

    而這一次,卻是實打實擊敗了一名同級強者,可以說經此一役,韓蕭在宇宙中的威望與地位才算徹底鞏固下來。

    文件中也指出赫伯爾捉住了一名超A級,但在黑星的功勞前,卻是顯得黯淡無光。畢竟大部分星際公民也能看懂情報中透露出的環境因素差別,兩人一個是在絕對劣勢下絕地反擊,另一個則是在包圍一名敵人后營造單挑局面,完全沒有可比性。

    除了吃驚于帝國反擊之凌厲以外,更多人擔憂此次事件的影響,赤色帝國與虛靈教派爆發正面沖突,讓好不容易緩和的星際局勢再度緊張起來。

    過去十年間,是光輝聯邦與赤色帝國對峙,而如今光輝聯邦低調了,卻換成了赤潮中打醬油的虛靈教派走上舞臺。

    自從閃耀世界被發現后,星際局勢就一直處于動蕩之中。

    哪怕一些星際公民再遲鈍,也能看出三大文明的爭斗一直圍繞著這片新星域,這是錯綜復雜的星際局勢中的“線頭”、“主要矛盾”,各個星域的地區亂象,大多都與此有關。

    ……

    帝國發布聲明后,各大超星團級、星團級文明才知情,震驚之下急忙動用自己的情報網去打聽消息,并組織人手逐字逐句分析帝國官方文件透露出來的情報。

    黑星成了這些勢力最為關注的目標,引起無數勢力的忌憚,在各路人馬的內部數據庫中,黑星的威脅性均被大幅度上調。

    三大宇宙級的超A級盟友向來是各路勢力的重點研究對象,與那些加盟帝國幾十上百年的超A級不同,韓蕭加盟帝國才一年左右,資料極其有限,在帝國超A級中的資歷與地位都不高。可如今,這些勢力不得不把黑星的威脅程度調整到帝國三柱同一層次,成了主要關注對象。

    虛靈教派通過隱秘情報渠道透露出韓蕭這次展現的手段,各路勢力都知道了黑星目前疑似擁有兩件宇宙寶物,進化方塊不需要說,是本次戰役的起因。

    而另一件疑似宇宙寶物的東西,能夠抵擋萬神權杖、封印超A級,掌握著這樣的手段,在各方的情報中,黑星具備特殊的戰略地位,不僅僅是正常的超A級戰力。

    貪婪自然是有的,虛靈教派透露情報,便是為了讓許多勢力覬覦韓蕭手上的宇宙寶物,他們確實成功了,然而連虛靈教派都鎩羽而歸,其他勢力不敢有任何行動。

    黑星此戰的戰績,震懾住了不少覬覦的勢力。

    ……

    數天后,帝國展開了軍事反擊,虛靈教派在破碎星環的軍事星門站遭到帝國駐軍的奇襲,激烈交火,據說隔著一片星區都能觀測到戰場的能量反應。

    薩格曼的突襲艦隊失敗后,虛靈教派就猜到了赤色帝國會截斷他們在破碎星環的星門通道,提前調遣援軍,甚至還動用了另外的超A級戰力,準備前去破碎星環駐守。

    然而,虛靈教派為了突襲行動悄悄派出六名超A級,讓其他超A級待在各自的駐地吸引目光,此時調遣起來需要一定時間,帝國正好打了個時間差。

    艾默絲是目前破碎星環唯一一個超A級,趕在虛靈教派的援兵到來之前參與襲擊,她的力場是星際戰爭中的利器,輕易攪亂、鑿穿星門站駐軍的陣型,并且用力場捏爆了星門,斷掉了敵方后路,幫助帝國一個接一個拔除虛靈教派的軍事星門站,打了虛靈教派一個措手不及。

    緊接著,帝國派出部隊監視所有公用星門,并在破碎星環布下眼線,監視虛靈教派部隊的行蹤。

    只是,同為宇宙級文明,虛靈教派也有各種應對手段。

    ……

    破碎星環,某星際中轉站。

    舊勛章酒吧坐落于該星球的第七廢品站,表面上這里是一間供工人消費,稍顯落后破敗但卻常常客人爆滿的酒吧,暗地里,這里是一個綽號為“夜蝠”的黑市商人的據點。

    宇宙沒有絕對的秩序,光明之下總有陰影,而星際黑市就是星際社會最大的一塊陰影。

    有人的地方就有需求,而有需求的地方就有鋌而走險的走私犯,宇宙的各個地區都存在著黑市,一些是當地執政文明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產物,一些則扎根于無文明掌控的灰色地帶,肆意生長。

    在破碎星環的星際黑市中,夜蝠并不是一個大人物,相反,他籍籍無名,主要的業務是收廢品,通過這種偽裝方式走私,販賣一些非軍火的機械。

    他也不遮遮掩掩,基本上當地的民眾都知道舊勛章酒吧是他的黑市據點,但由于規模太小,且買賣的東西都很安全,沒有引起任何勢力的重視,像他這樣的小黑市商人,這座星際中轉站沒有一千也有八百。

    這一天,舊勛章酒吧迎來了一位貨運船長,這名船長是這座廢品站的長期合作伙伴,將一些廢品販賣給夜蝠,并在其中混雜一些走私物,夜蝠親自請他到了酒吧地下室的據點做客。

    屏退左右,老舊昏暗的辦公室里只剩下夜蝠與這位貨運船長。

    嚓!貨運船長點燃一根香煙,飽滿吸了一口,吐出一團云霧,灰白色的煙霧裊裊暈散開來,咂了咂嘴,接著從懷里拿出一張紙,按在辦公桌上推向對面的夜蝠,道:

    “這次的廢品清單。”

    “謝了。”

    夜蝠是個清瘦的男人,滿臉堆著討好的笑容,任誰看到他,都只會聯想到“奸商”這個詞。

    “貨送到了,我先走了。”貨運船長站起身。

    “不留下來玩一玩嗎,我聽說灰棚街的紅寡婦最近進了幾個精靈血脈的混血種……”

    “混血精靈……算了,以后再說,你聽說了嗎,赤色帝國和虛靈教派在破碎星環打起來了,現在外面局勢動蕩,太危險了,我跑完一趟就回家了,等他們打完了再出來干活。”

    貨運船長貌似有些意動,但還是擺了擺手,離開房間。

    夜蝠也跟著出去,召集手下,卸下貨運飛船的集裝箱,搬運其中的廢品。

    忙碌中,人的注意力不會過多關心周圍的微小變化,沒人發現親自在現場指揮的夜蝠,從某一刻開始,忽然變高了一兩厘米,體型發生了微小的改變。而貨運船長手下的某位工人,則發生了相反的變化。

    忙活了半天,總算完成了卸貨,貨運飛船起飛,離開這顆星球。

    貨運船長設置好了自動飛行,剛脫下生存裝甲換上便裝,正準備回房間休息一會,卻收到了手底下工人的報告,說是倉庫區出現了寄生的食鐵蟲。

    這是一種常見的星際寄生蟲,會破壞飛船的結構,一經發現就要立即進行清除。

    貨運船長趕到倉庫區,三十多名工人已經架上了高燃噴火器,灼燒著一只只幾十厘米長的褐色甲蟲,將其燒成一地灰燼。

    “船長,我們已經控制住了局面,正在查看食鐵蟲的泛濫情況,一些貨物有被啃食的痕跡。”一名工人開口匯報。

    聞言,貨運船長臉色著急,他運送的貨物都是客戶的訂單,要是被破壞了,他是要賠償的。

    他只是宇宙里再常見不過的普通人,為了生計做這種小本買賣,可賠不起運送的貨物。

    “趕快帶我去看看!”

    兩人急匆匆深入倉庫區,身后的火光距離兩人越來越遠。

    就在這時,這名工人突然從懷中抽出了消音手槍,轉身對準貨運船長的眉心。

    “你……”貨運船長猛地僵住了,一臉驚愕。

    不等他說話,這名工人果斷開槍。

    噗噗噗!

    沉悶的消音器槍聲響起,三發子彈射進貨運船長的腦袋,對普通人來說無疑是致命傷。

    貨運船長撲通一聲倒在甲板上,鮮血緩緩溢出。

    這名工人抹了一下臉頰,揉下一團薄如蟬翼的擬態面具,露出夜蝠的真容。

    此時的夜蝠一臉冷峻,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的奸商氣息,全都是偽裝。

    他在貨運船長身上摸出了船長權限的磁卡和通訊器,緊接著扛起尸體大搖大擺回到工人們焚燒食鐵蟲的區域。

    夜蝠從黑暗中走出,只見場中的情況已經大變,原來的三十多名工人,現在只有五人站著,手里都拿著消音手槍,地上橫七豎八躺了二十多具工人的尸體,全都是被射殺的。

    “隊長。”這幾人望向夜蝠,頷首致意。

    他們全都是虛靈教派培養的間諜特工,夜蝠多年來偽裝成黑市商人,經營著不起眼的走私渠道,而一部分隊員偽裝成工人,為這位貨運船長工作了很長時間。

    這些人走私多年,暗中分批次運送各種重要設備的機械零件,夜蝠手上囤積了好幾套星門設備,在不久前卸貨的時候,便讓這些工人做了手腳,悄悄把星門設備送上了這艘貨運飛船。

    潛伏了這么久,他們一直等待著組織的召喚,虛靈教派在這種關頭啟用了這些暗子,他們的任務是奪取一艘有偽裝身份的不起眼飛船,暗中與超A級匯合,動用星門幫助薩格曼等人撤離。

    夜蝠的隊伍并不是唯一的間諜,同一時間,相似的一幕在破碎星環各個區域上演。

    無數平時毫無存在感的小角色,紛紛行動了起來。

    超A級是個體偉力的巔峰,但誰也稱不上是宇宙的主角,宇宙太大了,每一個小人物都有各自的作用,一些不起眼的小角色同樣可以影響大局。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