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839 變故與玄學(感謝逍魂一劍的十萬賞盟主!)
?    “黑星怎么屏蔽了我對進化方塊的念力感知……”

    滴滴!

    西斯科臉色發綠,正在驚疑不定時,通訊器突然響了,拿出來一看,他的目光驟縮,咬牙切齒。

    黑星的來電!

    “喂喂,是西斯科嗎?”韓蕭在屏幕上冒出頭來。

    “黑星!你做了什么?!”西斯科喝道。

    見狀,韓蕭故作驚奇,“喲,一段時間沒見,你的膚色怎么變綠的了?”

    調侃了一句,見西斯科一臉怒色,不等對方回答,韓蕭便自顧自哈哈一笑,直接掛斷了通訊,不再調戲西斯科。

    為了核實效果,韓蕭主動給西斯科打了個電話,聽到對方這副語氣,就知道屏蔽念力定位成功了,這樣他和老西就沒什么好談的了,多說一句都是浪費口水。

    原本西斯科對進化方塊的感應一直是個隱患,敵暗我明,而現在終于瓦解了西斯科的優勢,讓西斯科無法追蹤,韓蕭安心多了。

    虛靈教派在閃耀世界可沒有情報網,如果要對付他,八成是依靠西斯科對進化方塊的感應來追蹤,現在這一手便讓虛靈教派少了個倚仗。

    虛靈教派對進化方塊的執念,一部分便來自于西斯科的念力定位,認為他們很有希望搶回來,一旦失去了這張底牌,以后對進化方塊下手,就要掂量一下了。

    他雖然決定這段時間留在帝國前哨站燈塔星避避風頭,但總不能一直躲著,況且虛靈教派不會僥幸認為帝國猜不到他們的意圖,要是實在沒有偷襲的機會,直接突襲帝國前哨站也不是沒有可能。

    因為探索新星域的緣故,三大文明當中帝國目前處于弱勢,另外兩家虎視眈眈,虛靈教派未必不敢和帝國產生正面沖突……雖然以虛靈教派的風格,采取這種激進方案的可能性不高,但韓蕭也不排除這種概率。

    畢竟自己改變了劇情,相比于前世同時期,勢力間的利益關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也不知道虛靈教派為了搶奪進化方塊會做到什么地步。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這次要是能讓虛靈教派知難而退,以后自己就不會一直處于被動了。

    至于西斯科沒了感應能力,還會不會跟著虛靈教派來對付自己,這倒不用擔心,就算是為了檢查念力定位為何被屏蔽,西斯科也一樣會過來。進化方塊曾屬于西斯科,虛靈教派不會把他這個上一任主人晾在一邊,所以自己依舊可以通過盯著西斯科的行蹤,間接得知虛靈教派的部分行動信息。

    “你……”西斯科剛想繼續質問,便發現通訊斷開了,一口氣堵在喉嚨里,氣得心臟抽抽。

    頓了頓,西斯科臭著一張臉,轉頭聯系上了虛靈教派的高層。

    “情況有變,我沒辦法定位黑星的位置了。”

    “什么?”虛靈教派高層一驚,為難起來,“行動計劃都已經定好了,竟然發生了這樣的意外……

    既然無法掌握黑星的精確行蹤,我們得改變行動方案了。”

    虛靈教派本來打算悄悄集結壓倒性的超A級戰力,偷渡到閃耀世界,在黑星外出探索的時候采取偷襲,將其一舉擊殺,而這個計劃的前提就是西斯科對韓蕭的定位。

    西斯科的定位一直沒出問題,可在這個時間點,黑星竟然想出辦法突然切斷了西斯科對進化方塊的感應,頓時打亂了虛靈教派的計劃。

    本來,他們準備讓一群超A級戰力在黑星落單的時候動手,讓黑星單挑他們全部,可以做到速戰速決,碾壓滅殺黑星,完事以后眾人可立馬通過秘密星門回歸破碎星環。

    如今無法直接確定黑星的位置,說不定要放棄擊殺方案,變成活捉黑星逼問進化方塊下落,那么他們的超A級戰力可能會在閃耀世界耽擱很久。

    而在這片新星域,虛靈教派幾乎毫無根基,這些超A級戰力多待一秒都會增加風險,假如在行動的過程中,他們的秘密星門被帝國發現并摧毀,這些超A級戰力就無法逃離閃耀世界,會變成甕中之鱉。

    “我需要報告教首和主教團,讓他們重新定奪。”這名高層臉色躊躇不定。

    因為這個變故,此次行動的風險大增,超出他的決策范圍了。

    不過他也暗暗慶幸這個變故發生在行動之前,此時偷渡的小隊還在繞路前往高魯星團,還沒把星門通道的出口建立起來,虛靈教派的超A級戰力自然還在家里待命,還有機會改變計劃。

    “好。”西斯科無奈,他雖然心急如焚,但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命令虛靈教派。

    ……

    通過星門通道,韓蕭只暴揍了哈達威幾天,艦隊便回到了晨曦星團的帝國前哨站燈塔星。

    塔爾羅科夫早就和韓蕭通過氣,知道韓蕭這段時間會在燈塔星避風頭,親自帶人在碼頭迎接。

    艦隊降落,韓蕭帶著干部走下飛船,迎上塔爾羅科夫。

    “總司令。”

    “黑星閣下。”

    握手打了個招呼,兩人一同乘車前往燈塔星的基地,在載具上聊了起來。

    “不知道第二批參與探索的帝國盟友都有誰?”韓蕭隨口問道。

    塔爾羅科夫一臉“早知道你會問這個”的表情,按了按手環,投影出十一個勢力的資料。

    韓蕭粗略掃了一眼,暗暗點頭,這些勢力他都認識,全是不同星域的著名勢力,其中有超A級盟友勢力,也有像克倫特一樣投靠帝國的星團級文明,全都是帝國自己人。

    “星座回廊的奧術研究院,舊日星河的炎魔族,黑洞界緣的龍血之國、星靈之海的巨艦環城……一共四個超A級勢力,喲,有三個是熟人。”

    幾個月前帝國母星一行,韓蕭認識了七位超A級帝國盟友,其中便有三人參加了這次的探索隊。

    奧術研究院的領袖是宇宙著名老年人天團的一員——古老者之一的拉文勞德。

    炎魔族的領袖是老熟人貝奧尼,曾經一起去討伐過異神。而巨艦環城的領袖也是見過一面的超A級成員,同樣是一名機械師。

    唯一沒見過面的便是龍血之國的領袖米利扎烏斯,此人還是三位最強的鎮國之柱之一,與“暗帝”克洛蒂的實力在同一層次,是這批探索隊中的最強者。

    四人當中,韓蕭更關注拉文勞德,因為這家伙探索的區域和自己一樣是高魯星團,乃是直接的競爭對手,拉文勞德還是前世時空琥珀出世后的第一任主人。

    當然,這一次韓蕭捷足先登,拉文勞德已經和時空琥珀失之交臂了。

    韓蕭想了想,問道:“帝國說派出一名直系超A級來保護我,防止虛靈教派的突襲,那人是誰?”

    塔爾羅科夫擺了擺手,“計劃改變了,米利扎烏斯和貝奧尼主動申請保護你,這是更好的選擇。”

    韓蕭一愣,隨即明白了什么,笑了起來。

    “他們一定提出了條件吧。”

    “對。”塔爾羅科夫也笑了,“他們想換取使用進化方塊的機會。”

    韓蕭早就表達過自己的態度,不會無償對其他帝國盟友使用進化方塊,想要借用,需要用一些東西交換,而米利扎烏斯和貝奧尼都打算借這個機會和韓蕭做交易。

    “你覺得怎么樣,答應他們的條件嗎?”

    韓蕭想了想,點點頭,“可以。”

    這比原定的幫手多了一個,而且還是更厲害的強者,他自然沒什么意見,還能順手PY一下。

    他記得龍血之國的陣營特產是各種龍血藥劑,能永久增加屬性點,這次說不定能搞一點,韓蕭沒什么大目標,拿個幾十上百噸意思意思就行。

    第二批探索隊路程各不相同,快的人十多天就能到,慢的人可能要一個月,不過他們早就集結好了部隊,倒是不會耽擱多余的時間。

    一路來到基地,早就有人安排好了住處,韓蕭帶著一群干部住了進去。

    這段時間留在這里,暫時停止外出,只遠程指揮黑星軍團自行探索,正常的探索不需要他親力親為,自己休息著看玩家干活,美滋滋。

    ……

    中央星海,荒蕪宇宙帶。

    規模龐大的墮落者方舟艦隊正在宇宙中慢慢移動,就像一片戰艦組成的海洋。

    “虛靈教派那邊說要推遲行動時間?”

    異神被喚醒,聽到哈基森,不由瞇起了眼睛。

    “理由?”

    “虛靈教派說偷渡星門的建設出了問題,赤色帝國又及時派出了第二批探索隊,行動風險提高,他們需要調整計劃,所以讓我們稍安勿躁,繼續等待。”哈基森匯報道。

    聞言,異神緩緩點頭。

    “那就按照他們的意思辦吧。”

    “還有一件事。”哈基森冷笑了一聲,“虛靈教派說到時候也許有強攻的可能性,希望我們到時候能出動更多的艦隊。”

    “因為風險提高,所以為了減少損失,想讓我們派出更多人嗎……他們的作風和光輝聯邦越來越像了。”異神語氣淡淡,不以為意,“答應他們就是了。”

    只要能得手進化方塊,他不在乎手下的傷亡。

    因為上次被黑星用假的進化方塊擺了一道,異神找虛靈教派合作的意圖,就是以虛靈教派作為中間人,借用西斯科的念力定位,避免重蹈覆轍。

    這也是雙方合作的重要紐帶。

    但此時西斯科的念力定位已經失效了,如果異神得知這一點,八成會重新考慮合作……

    然而,虛靈教派雖然還沒有敲定新的方案,但一樣不想讓異神這個馬前卒退出此次行動,所以特意向他隱瞞了西斯科定位已經失效的情報,找了另一個合理的理由解釋推遲行動的原因,并未提及西斯科的問題。

    因為阿維坦星的深仇大恨,虛靈教派自然也不會告訴西斯科這次行動還有異神參與。

    所以,異神并不知道西斯科那邊的變故,還蒙在鼓里,等待著行動開始。

    ……

    在燈塔星待了兩天,韓蕭已經看完了菲利普搜集的所有時空冰封者的資料,了解他的履歷生平。

    不出所料,看完之后,面板彈出了提示,第一環任務完成的是相當輕松。

    獎勵到手,時空琥珀的靈魂連接度加了一點,韓蕭立即便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感覺。

    冥冥中,自己的精神仿佛與時空琥珀建立了聯系,不再需要輔助裝置,已經能夠直接用精神發動時空琥珀的效果。

    同一時間,一股特殊的能量順著靈魂連接,涌入體內,全身暖烘烘的,韓蕭不由舒暢地嘆了一口氣。

    這股能量持續了一會才消失,韓蕭此時對身體的感知十分敏銳,頓時感受到這股能量對自身進行了一定的強化,立即打開面板查看新提示。

    [你與【時空琥珀】產生靈魂連接,目前層數:1/5]

    [【時空琥珀】品質為金色,物品類型:宇宙寶物]

    [你獲得BUFF【時空琥珀的反饋】]

    [【時空琥珀的反饋(第一層)】:你的氣力上限+10%,你的力量、敏捷、耐力+50,你的智力+100,你的神秘、魅力+25,你的基礎空間耐受性+50%,你的基礎心靈抗性+20%,你掌握的所有與空間有關的技能實際效果得到12%~24%的加成]

    [BUFF持續時間:恒定]

    “第一層的效果就這么不錯了。”韓蕭眼前一亮。

    就像進化方塊強化西斯科念力一樣,自己和時空琥珀達成靈魂連接,自身也會獲得強化。

    韓蕭拿出時空琥珀,嘗試使用了一下,發現能量輸出功率變大了,制造琥珀的速率有了明顯的提升,大約快了兩三成的樣子。

    “看來靈魂連接度越深,用這玩意制造琥珀的速度就越快。”

    韓蕭看向第二環任務,獎勵同樣是靈魂連接度+1,任務要求是尋找時空冰封者傳承種族的下落,接觸他傳承至今的后代。

    “呃,這個要求嘛……”

    韓蕭臉色古怪。

    倒不是找不到時空冰封者的后代,而是太好找了。

    他已經看完了時空冰封者的所有資料,知道這家伙的傳承種族還存在著,并且一直附屬于時空冰封者曾經服役的文明。

    唯一的問題就是……每一個超A級傳承種族基本都具有非凡的天賦,超能者的比例極高,向來被各個文明視作重要的資源,供養起來培育戰士。

    時空冰封者的傳承種族也一樣被所屬的文明保護著,基本上不讓任何外人接觸。

    而這個文明在探索歷戰爭中存活下來,時至今日,已經成了龐然大物……

    正是三大宇宙級文明之一的光輝聯邦!

    我一個隸屬于帝國的超A級,貿然跑去光輝聯邦的地盤……

    “難道又要來一次潛入?這要是暴露了,我怕是會在光輝聯邦的地盤上被人群毆至死……”

    韓蕭嘴角一抽,自己正在閃耀世界,沒時間抽身,第二環任務顯然一時半會做不了,他干脆扔在一邊。

    反正寶貝在手,暫時也不著急,他現在還有另一件事要做。

    距離上次使用【大膽的探秘者】,已經過去七天了,冷卻結束了。

    這個技能就像另類的占卜,怎么看都很玄學,但經過測試,效果確實出類拔萃。

    韓蕭調出異神想要的那組蟲洞數據,嘴角一勾。

    “終于能看看這組數據到底藏了什么秘密了!”

    雖然這組數據已經分享給了帝國,在帝國科學院的研究下,未來大概率能將其破譯,獲得精確的線索。

    不過,今天他選擇相信玄學。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