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815 社交鬼才
?    韓蕭將兩個任務發布出去,所有軍團玩家面板立即有了動靜,紛紛看了一眼,臉色一變。

    “帶新人做任務可以額外獎勵陣營貢獻度?這好像挺劃算啊。”

    “完成軍團的任意任務都行,那跑腿之類的算不算?”

    “肯定算,連軍團出產的副本水晶好像也算。”

    “這兩個任務可以重復刷的啊,血賺好嗎!”

    “必須和加入陣營一年以下的玩家組隊,只能是3.0版本出生在迪爾德星的新人嗎。”

    “星座回廊來的一樣算吧,他們不也才剛剛加入軍團嗎。”

    兩個陣營任務包裝成一次陣營活動,在玩家之中掀起浪潮。

    韓蕭發布的任務并非強迫玩家,而是利誘,如此難得的刷貢獻度機會,很多玩家都不會拒絕,不過是組個新人一起玩而已,對他們沒什么損失,反而賺得很。

    也許一部分玩家不為所動,可相比之下,更多玩家愿意抓住這個機會。

    只要讓大多數人不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而是主動和新人組隊,踏出與其他星域的陌生玩家社交第一步,他的目標就達到了。

    新老玩家一起玩,總能建立起一些交情,至少加個好友之類的很正常吧。

    兩個任務是配套的,針對不同群體,【指教新兵】讓老玩家愿意和新人組隊,【請教老兵】則是讓新人主動去找老玩家帶。

    屬于“新人”范疇的,不止是星座回廊的玩家,韓蕭3.0版本在破碎星環另一顆新手星球迪爾德星吸納的本地新玩家也是新人,破碎星環老玩家有選擇權,自然更傾向于和自己人玩,【請教老兵】便是讓老外玩家主動找軍團老玩家,而不是只讓破碎星環玩家主動。

    相比這些在軍團里待了一兩個版本的老玩家,這些新人才更需要貢獻度,對這個任務更加熱心。

    受到韓蕭的暗中引導,軍團總部的情況很快發生變化,玩家聚集的各個區域熱鬧了起來,一隊隊人開著廣播求組隊。

    “四缺一,都是軍團老玩家,來個100級以上的新人,不要武道家,一起做新老兵任務刷貢獻度。”

    “88級槍炮師,點了【致命火力】、【槍彈傾瀉】,主輸出技能都在四級以上,主戰武器O-38型爆能弧光炮、‘蛇骨’電磁動能沖鋒槍,使用的是第八代機動性黑蛇裝甲,都是軍團紫裝,萌新求老人組隊刷貢獻度!”

    “三十人車隊,準備打【秘密戰爭·螺獸號保衛戰】副本,現在有四個空位,來幾個星座回廊的高級玩家,至少C+級,要坦克和控場,不要輸出!重復一遍,不要輸出!趕緊來人,滿員開車!”

    玩家之間的交流一下子熱絡起來,星座回廊的玩家踴躍找軍團老玩家組隊,老玩家也基本來者不拒,原本各玩各的情況立即得到改善。

    一個個老外玩家進入不同軍團玩家的團隊,迅速融入環境,一起做任務——因為玩家都等著做閃耀世界主線,所以現在主要在刷副本,倒是變相促進了副本水晶的銷量。

    玩家對這兩個任務沒有疑慮,正好跨星域來了一批新人,在玩家看來,軍團讓老人指教新人十分正常。

    “嘿華夏兄弟,你們知道這次活動什么時候結束嗎?”

    “管他的,刷就完事了。”

    “你們好像一點也不奇怪,在我們星域,很少有這樣的集體活動。”

    “哈哈,咱們軍團的陣營活動頻繁的很,我都參加過好多次幾十萬玩家一起行動的大型任務了,過段時間你就會習慣了,這是咱們破碎星環的特色啊。”

    普通玩家紛紛拉人組隊,俱樂部公會也組織了起來,四大豪門公會樂開了花。

    剛剛和外來公會達成了差價協議,還熱乎著呢,立馬彈出來這個任務,老俄和老澳的公會可都是新人,那些公會代表才出門,又屁顛顛跑回來拜托他們了。

    連陣營都在給他們幫忙啊!

    監視了一陣子,韓蕭點了點頭,頗為滿意自己造成的影響——打散了兩個星域無數個常在一起玩的玩家小團體,讓普通玩家主動接納新人,逐漸融入彼此的群體,這是個好的開始。

    假如沒有活動引導,以后最壞的情況,也許是華夏、老俄、老澳玩家各自抱團的形勢慢慢固定下來……當然這種極端可能性的幾率很低。若是任由玩家自然發展,各個群體之間不會交流太頻繁,派系依然明顯,不利于軍團玩家內部融洽。

    有了自己這波帶節奏,可以大幅加快兩邊玩家交流的效率,對陣營很有好處。

    他準備讓這兩個任務持續一段時間。

    不久后便要探索閃耀世界,任務無數,正好讓兩邊玩家一起行動。

    關閉論壇,韓蕭離開辦公室,回到了臥房。

    他在軍團里的臥室布置很簡樸,銀色的合金墻壁,天花板開了一扇透視觀景天窗,可以直直望著浩瀚的宇宙。房間正中央是一張黑色的大床,墻邊依次擺放著機甲陳列柜、書柜、冰箱、自動烹飪機、生物廢品處理箱等簡易的生活設備,只有墻角擺放了一盆綠植,給色調冰冷的房間平添了一抹生氣——這是他親手種的。

    脫了外衣,韓蕭洗了個澡,裹著寬松的浴袍出來,健壯修長的身軀掛滿了水珠,冒著熱騰騰的蒸汽。他從冰箱里一把拿出十幾管口味不同的特級營養膏,隨意咬開,一口口灌進肚子里,這東西恢復體力賊快,價格也是不便宜。

    超A級基本可以不吃飯不睡覺,通過吸收各種能量補充自身,但他選擇保留著身為人的習慣,力量的提升與種族的變化,也會讓生命看待世界的方法發生改變,他不需要休息,只是以此提醒自己人性尚存。

    因為超A級對身體的驚人掌控力,韓蕭已經無法自然入眠,只能主動控制大腦進入休眠狀態。

    前往中央星海兩個月,直到現在,在自己的家里,他才第一次入睡。

    躺上床,在入睡前,韓蕭意識進入量子網絡,朝菲利普打了聲招呼。

    “我睡了,有事叫我,晚安。”

    菲利普:“主人,晚安嗡。”

    ……

    休息了一晚,韓蕭準時睜開眼睛醒了過來,掀開被子,起床洗漱一通,脫掉睡袍,披上黑色大衣,重新恢復了黑星的形象。

    第一件事便是打開論壇看了一眼,因為交叉組隊,越來越多新玩家在破碎星環板塊活躍,與華夏玩家交流。

    掃了一眼,韓蕭發現論壇多出了一個置頂帖,是《星海時報》火熱出爐的新一期節目。

    “應該會提到跨星域的事情……”

    韓蕭心里一動,打開了節目。

    看完熟悉的開場,兩位主持分享著各個星域的事件和趣事,很快便提及了第一批跨星域的玩家。

    “就在不久前,破碎星環著名NPC陣營黑星軍團向星座回廊玩家提供了前往破碎星環的渠道,根據統計,一共有71.3萬玩家選擇跟隨黑星軍團離開,完成已知的首次玩家跨星域事跡。”

    “在2.0版本,黑星軍團是破碎星環玩家前往星際的引導陣營,而現在,又引導另一個星域的玩家跨星域,或許這傳達了一個信號——下個版本,玩家能夠大規模跨星域,自由前往不同的區域!”

    “我們有資料作證,玩家活動區域的演變趨勢是這樣的,1.0版本,新手星球;2.0版本,進入星際;3.0版本,探索所在的星團……每個版本,玩家的行動范圍都會擴大,原本我們以為,玩家在下個版本會以探索出生星域為主,但黑星軍團的行動,給了我們新的想法——因為《星海》的主題,各個星域的玩家遲早會產生交集,所以根據這種趨勢,我們可以推論,下一個版本,就是玩家自由跨星域的階段。”

    看完節目,韓蕭搖頭一笑,這種推測合乎邏輯,但《星海時報》只猜對了一半。

    下個版本,玩家確實可以大規模跨星域,然而并不像《星海時報》猜測的玩家可以自由選擇去不同的區域,而是聚集在閃耀世界。

    《星海時報》這算是誤導了一波玩家,除了韓蕭,此時沒有玩家知道閃耀世界是下個版本的主舞臺。

    韓蕭暗暗一笑。

    “現在這些跟著我去閃耀世界開荒的玩家,還不知道占了多大的便宜。”

    刷了半小時論壇,韓蕭才做正事,在軍團總部巡視了一圈,接著來到了后勤部。

    走進雷納德的辦公室,一眼便看見埋在書山之中的尼洛。

    “干爹!”尼洛一抬頭,深深的黑眼圈清晰可見,發現是韓蕭,他疲憊的臉上綻放喜色,扔下手里的機械理論書,一頭撞進韓蕭懷里。

    看了眼雷納德布置的恐怖作業量,韓蕭嘴角一抽。

    這已經算是虐待兒童的程度了吧……

    暗暗腹誹雷納德,韓蕭拍了拍尼洛的腦袋,“走,帶你出去旅行。”

    “真的?!”尼洛驚喜,差點哭了出來。

    離開海藍星的時候,尼洛還以為自己是跟著干爹出去玩的,沒想到,來了宇宙里,竟然還有做不完的作業!!

    以雷納德較真的性子,最拿手的就是填鴨式教育,這兩個月尼洛感覺身處地獄,現在看到韓蕭就像是看到了下凡拯救自己的天使——自己終于能脫離苦海了!

    “我答應過你了嘛。”韓蕭笑了笑,其實他也不全然是帶尼洛去旅游,主要是去哈羅法爾所在的泰拉文明,尋找當初異神分身穿越的蟲洞定位數據。

    除了尼洛,韓蕭只帶了海拉、歐若拉和弗丁,輕裝簡行出發,搭乘速度極快的黑光潛伏者——來回不需要太久,不會耽擱閃耀世界的行動。

    因為哈羅法爾早就被異神的手下弄死了,找到蟲洞數據的希望十分渺茫,所以韓蕭刻意帶上弗丁和尼洛兩個吉祥物,彌補一下自己的運勢。

    畢竟最相信玄學的……還是非洲人。

    ……

    黑光潛伏者一路躍遷穿過星門,中途沒有任何停歇,沒花幾天,韓蕭一行人來到了泰拉文明的一顆執政星,造訪哈羅法爾曾經任職的高級機械學院。

    以韓蕭的身份,只要不抱著惡意,破碎星環各個文明都歡迎韓蕭前去作客……呃,除了每天畫圈圈詛咒他的克倫特帝邦,以及暗地里扎他的小人的星瞳神族。

    這座機械學院有官方性質,為泰拉文明培養了許多機械系人才,學院面積極大,十分氣派。

    院長早早帶著人在學院門口等待,韓蕭一行人來到學院,便受到了歡迎。

    “黑星閣下蒞臨,這是我們的榮幸。”院長笑容滿面。

    “太客氣了。”韓蕭頷首致意。

    “請跟我來。”院長伸手一引,召來一個個機械懸浮滑板,這都是學院內的公共載具。

    入鄉隨俗,韓蕭踩上滑板,跟著院長前往會客室,一路閑聊,說說笑笑。

    一行人穿過校園,韓蕭倒沒想到引起了圍觀。

    似乎有學生認出了他,一傳十十傳百,一群群學生踩著機械滑板跟在他們身后,遠遠圍觀。

    韓蕭往后看了一眼,詫異道:“那些都是學院的學生吧,跟在我們后面看什么呢?”

    院長無奈道:“黑星閣下,你知道的,我們這里是機械學院,所有學生都是機械系超能者……”

    “所以呢?”

    “咳咳,你似乎不是很清楚自己在機械系學生心目中的地位啊……”

    韓蕭恍然,立馬明白了,再回頭觀察了一眼,后面遠遠跟著的學生臉上都帶有興奮、驚喜、崇拜之情,盯著他的眼神充滿敬意,仿佛朝圣一般。

    他是破碎星環唯一一個超A級機械師,在機械系超能者眼中地位更加特殊,相當于破碎星環的機械系權威,造訪這所機械學院,一下子引起了學生們的轟動。

    院長笑道:“黑星閣下,要不我們組織一下,讓你在這里辦一場講座,傳授一下機械之道的心得,你看怎么樣?”

    “唔……”韓蕭想了想,也沒拒絕,擺了擺手,“看情況吧,要是此行順利,也不是不行。”

    “您這次造訪是有什么目的嗎?”院長目光一閃,韓蕭只是申請訪問,還沒有說出此行的目標。

    “哈羅法爾是我的朋友,我是來找留下的一組數據。”

    院長一愣,隨即有些傷感,“他啊……唉,不久前學院遭遇襲擊,他被一群人綁架殺死,他是一個好的研究者,可惜了,我們損失了一名人才。”

    “當初的兇手是異神的手下,我已經幫他報仇了。”

    院長傷感了一會,突然問道:“那異神的手下也是為了你所說的數據才綁架他的嗎?”

    這不難推理,韓蕭也不意外,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沒錯,哈羅法爾曾經在泰拉瑞姆蟲洞群研究的時候,我曾去拜訪了好幾次,其中一次被黯星領袖偷襲,我被迫和異神分身交手,然而那時候我打不過他,多虧了哈羅法爾幫忙,才將異神分身引起一個蟲洞放逐了,而那次蟲洞穿越的定位數據就是我想要的。”

    泰拉瑞姆星團的蟲洞群是破碎星環的中心,每個不穩定蟲洞的傳送位置是隨機的,并不像星門那樣有固定的坐標,而蟲洞重復的概率近乎于零,所以即使找到那次穿越的蟲洞也沒用,只有那次傳送儀器記錄下來的定位數據有價值。

    院長搖頭,“哈羅法爾被綁架的時候,他實驗室里所有蟲洞檢測儀都被搶走了,一臺也沒剩下。”

    “他應該會把數據錄入你們學院的內部數據庫吧,我希望你能借我權限,讓我查一查。”

    “呃……涉及實驗的內部數據庫是絕密,我只有得到文明高層的允許,才能讓外人訪問……而且我也不清楚哈羅法爾有沒有備份那些數據,還有,他探測的蟲洞數據太多了,如果你不記得日期時間的話,我們也不知道你要的是哪一組數據……”

    “那麻煩你幫我向泰拉文明的高層通報吧。”韓蕭沉聲道。

    這種有官方背景的內部數據庫,一定有著極強的虛擬防御措施,在正規渠道有希望拿到數據的情況下,他不想貿然虛擬入侵交惡一個星團級文明。

    身為超A級,總不能一直偷偷摸摸做事,況且他現在根本不知道異神提到的那組蟲洞數據是什么情況。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