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015 偷
?    “誰知道呢,也許在大部分人眼里,內耗是溫水煮青蛙,長痛不如短痛吧。”韓蕭聳肩。

    安狄亞戰役,漫長戰爭的終結之戰,奠定六國格局的關鍵戰役。

    安狄亞是一片陸地板塊名字,曾經存在著一些國家,當戰爭爆發后,其他大陸的國家仿佛有無言的默契,紛紛將安狄亞大陸作為主戰場,控制著戰爭的范圍,不想讓戰爭毀滅整個星球的生態,無數導彈、坦克、飛機轟炸,上億人在安狄亞大陸失去生命。

    戰爭結束后,安狄亞大陸草木凋零、焦土遍野、生靈涂炭,江河湖水散發腐尸的臭味,沃野青山蒙上暗黃的陰翳,成了一片死域。而六國則拍拍屁股收兵,留下一片爛攤子,徹底拋棄安狄亞大陸,就像拔吊無情的渣男。現在安狄亞大陸上的幸存者人口稀少,全都極其仇恨六國。

    韓蕭注意到胡弘駿手掌的老繭,“你以前當過兵?”

    “是啊,我以前從軍十多年。”

    “我還以為亡國的軍人,都會選擇加入萌芽組織。”

    胡弘駿搖頭道:“我的祖國被星龍通過軍事談判兼并,那些領導都妥協了,我這樣的士兵又何必那么仇視,我雖然不喜歡六國,但我很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戰爭持續這么多年,眼瞅著要結束了,可是萌芽橫空出世,喊著推翻六國的口號,吸引無數同仇敵愾的亡國軍人加入,想要再度掀起戰爭,唉,我就是一個粗人,搞不懂六國和萌芽的那些理念,不想再被卷進戰爭。”

    安插話道:“是啊,戰爭實在是太殘酷了,我的眼睛就是被一枚忽然爆炸的閃光彈啞彈弄瞎的,老胡帶著我東奔西跑,好不容易才安定下來,雖然做游蕩者日子清苦了一點,但比以前好多了。”

    說話間,鍋里的肉漸漸散發出香味,韓蕭貪婪地聞了聞,好奇道:“你看不見東西,怎么做菜的?”

    安不滿道:“別小看人哦,我雖然是盲人,但我還有嗅覺、聽覺、觸覺,手腳利索,又不是一個廢人。”

    胡弘駿苦笑道:“她性子要強,死活不讓我照顧她。”

    “我總不能做個廢人拖累你。”安語氣充滿柔情。

    胡弘駿尷尬地撓著頭,似乎不適應在外人面前和妻子調笑,急忙轉移話題,“對了,讓你看看我的寶貝。”

    韓蕭臉色微變,想到了一些不健康的東西,悄悄往后挪了挪。

    還好還好,胡弘駿沒有掏出大寶貝,他打開旁邊的箱子,拿出一桿纏著布條的老步槍,自豪道:“看看你識不識貨。”

    [軍刀步槍(老舊)]

    [品質:灰(白)]

    [基本屬性:攻擊力38~40,射速0.9發/s,彈夾容量20發,有效射程200米,輸出能級25,耐久度5/300]

    [屬性加成:敏捷+1]

    [長度:0.77米]

    [重量:7.1磅]

    [附加效果:精準——彈道穩定,風向影響極低]

    [備注:該武器跟隨他的主人參加過許多戰役。]

    “好槍!”韓大技師專業素養爆發,贊嘆道:“雖然用了不少年頭,但手感依舊那么光滑,槍管又長又直,彈藥有足夠的加速距離,噴射的力道絕對強勁,外表黑黝黝油亮亮,殺氣森森,崢嶸挺拔,嗯,真是一條兇器。”

    咦,怎么氣氛忽然給給的,莫非是錯覺?

    “這是我的老伙計了,陪伴我快十年了。”胡弘駿哈哈一笑:“別看外表嶄新,那是因為我經常上油,其實里面的構件都老化了,我已經很久不用這把槍打獵了。”

    兩人相談甚歡,不知不覺天黑了下來。

    安做好了飯,一鍋濃香四溢的肉湯,湯汁濃郁純白,有著牛奶般的質感,肉塊燉得爛熟,油汪汪的湯面上浮著片片野菜,點綴了一抹抹翠綠,讓人食指大動。

    肉香宛若勾人的小妖精,牢牢鎖住韓蕭的目光,他咽了口口水,被干糧折磨了七天的胃咕咕直叫,頭頂不停冒出對胡弘駿好感+1+1+1。

    狼吞虎咽吃完晚飯,胡弘駿開口留韓蕭過夜。

    盛情難卻,再考慮到夜晚確實不好趕路,韓蕭便答應下來,用簾子在帳篷里分出一個隔間,胡弘駿和安給他鋪了一張床。

    “你的背包太大了,我給你放到外面去吧。”安道。

    帳篷空間有限,他的隔間很狹小,只能擺下一張床,的確放不下裝滿了各種槍支的背包。

    他想了想,向胡弘駿要來一塊獸皮,挑出背包里那些多余的槍械,全部都卸下子彈,拆掉了扳機,用獸皮裹得嚴嚴實實,放在一旁角落里。他留了個心眼,在獸皮包裹上夾了一片樹葉,要是包裹被翻動,他第二天就能發現。

    而背包里裝著所有彈藥,大小剛好放在床尾,韓蕭給一柄73式黃蜂手槍裝滿子彈,壓在枕頭下,雖然很感激胡弘駿的熱情招待,但該有的警戒不能放松。

    然而當韓蕭腦袋一沾枕頭,繃緊了七天的疲憊爆發出來,幾乎是眨眼間陷入了最深沉的睡眠。

    胡弘駿聽見細微的鼾聲,笑著搖搖頭,小聲對安說道:“看來他很累,不要打擾他。”

    安點頭,放輕打掃衛生的動作,捧著鍋碗瓢盆走出帳篷,到外面洗碗去了。

    ……

    “叔,叔!我餓了!”

    胡飛冒冒失失闖進來,灰頭土臉,額頭上還腫著一個被硬物砸出來的大包,如果韓蕭醒著,就能認出這個家伙正是白天打劫他的長發青年,同時也是胡弘駿的侄子。

    胡弘駿皺眉道,“你今天跑哪去了,一天都不見人影。”

    “我、我去外面打獵。”胡飛唯唯諾諾,自從他父親犧牲后,便一直跟著胡弘駿生活,他很怕胡弘駿這個大伯。

    看侄子這個慫樣子,胡弘駿就知道他說謊了,揪著胡飛的耳朵,低聲卻嚴厲喝道:“你是不是又出去鬼混了!上次我就告訴你,要是你再拿著那把破槍出去嚇唬路人,我他媽把你三條腿打斷!”

    耳朵被扭著,胡飛疼得眼淚都出來了,心里委屈不已,你侄子我今天踩到硬茬,被吊打了不說,還被捆在樹上大半天,餓得頭暈腦脹,吃虧的是我啊,叔你能不能講點理。

    “別啊叔,給我留一條腿吧。”胡飛哭喪著臉。

    “那你想留下左腿還是右腿?”

    “中間的那條……”

    “甭想了,那條我肯定給你打骨折了。”胡弘駿揚起巴掌,忽然想到不能打擾韓蕭睡覺,便松開胡飛,恨恨道:“明天再揍你。”

    胡飛注意到帳篷里多了一個人,好奇探頭過去,目光越過簾子,想看看客人是誰,不看還好,這一看,胡飛臉色刷的白了。

    這不是白天那個兇人嗎!

    哎呀,額頭更疼了。

    “瞅什么瞅,你今天滾外面睡去。”胡弘駿沒好氣道,出乎他的意料,胡飛竟然沒有反駁,一臉見了鬼的樣子,連滾帶爬逃了出去,讓胡弘駿看得莫名其妙,摸了摸自己的臉,心想我長得有那么丑嗎?

    ……

    胡飛驚慌失措跑出帳篷,被夜風一吹才反應過來。

    “不對啊,我跑什么呢,這里是我家!”

    那兇人好死不死,撞到了我的手里,我能這么輕易饒了他嗎?胡飛就要回頭,腦海里忽然閃過韓蕭把他打飛的一幕,瞬間就慫了,硬生生剎住腳步,沒那個膽子找韓蕭算賬。

    怕歸怕,要說胡飛對韓蕭沒有怨氣,那純粹是屁話,他不敢找韓蕭的麻煩,但卻不甘心就這么算了。

    “胡飛啊胡飛,拿出點男人的魄力來,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胡飛把心一橫,想到了報復的辦法,他對韓蕭那鼓鼓囊囊的背包非常好奇,剛才在帳篷里他就注意到了獸皮包裹,胡飛清楚記得家里沒有這個東西,所以肯定是那個兇人的行李。

    ……

    半夜,萬籟俱寂,聚居地里的所有人都入睡了,等了好久的胡飛終于開始行動,踮著腳尖,做賊一樣偷偷溜進帳篷里,小心翼翼摸向獸皮包裹。

    “嘿嘿,讓我看看你帶了一些什么東西?”

    翻開一層層獸皮,胡飛瞬間瞪大了眼睛,差點被嚇得摔個屁墩。

    槍支!

    全都是精良的槍支!

    胡飛臉色狂喜,眼神貪婪,果然是好東西!

    他很想把所有槍支都拿走,但一想到韓蕭兇猛的樣子,膽子登時一縮,要是那個兇人發現行李不見了,絕對會打死他吧。

    “不能全都拿走……”

    胡飛一臉不舍,咬咬牙,拿起兩支73式黃蜂手槍,沒有膽子多拿。

    “算了,好歹我叔招待了你,拿你兩把槍不過分。”胡飛在心里說服自己,把獸皮包裹恢復原來的樣子,躡手躡腳離開。

    只少了兩把小手槍,那個兇人應該察覺不到吧。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