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網游小說 > 超神機械師 > 490 矛盾尖銳
?    “這是什么意思?”

    佛薩徒德解釋道:“我們隱藏在暗處,奧文恩本體不敢現身,所以對方一定在等待歌朵拉的下一波援兵,而我們的艦隊已經在諾里歐斯之外埋伏待命,我們可以申請上面派出更多母艦,等對方的援兵到達,接應奧文恩離開諾里歐斯之后,我們的伏兵就在這個時候突襲,直接攻擊對方的艦隊,不僅能除掉叛徒,還能吃掉一支歌朵拉的艦隊,將他們一網打盡。”

    阿努爾若有所思,“說的沒錯,港口是他們的必經之路,很容易追蹤,這是一層保險,不過我們不能因此松懈,繼續尋找奧文恩本體,給對方壓力。”

    ……

    韓蕭一行人換了個據點,安頓下來之后,他才正式與納戈金、奧文恩討論行動計劃,不過在商量之前,他一直有個疑問,奧文恩出于什么理由背叛黯星,前世并沒有這個人物的資料。

    “背叛?我不覺得這是背叛。”奧文恩伸出手臂,搖頭道:“我擁有金色的皮膚,我是一名歌朵拉人,這是棄暗投明,我曾經加入過黯星,但不意味我一輩子都必須是黯星的成員。

    生活在歌朵拉的混血種不在少數,我像大部分人一樣,也遭遇過歧視,所以當黯星的人出現在我眼前時,我沒有猶豫便跟著他走了,黯星招募人手經過嚴格篩選,幾乎沒有任何歌朵拉間諜能混進去,我自然不是間諜。”

    韓蕭挑眉,問道:“那你為什么投向歌朵拉?”

    “因為我察覺到,歌朵拉和黯星之間的問題并沒有那么簡單,黯星一直向內部人員灌輸仇恨,將歌朵拉塑造成十分惡劣的形象,好似是恨不得殺死所有混血種一樣,鞏固仇恨就是在鞏固忠誠,黯星成員對歌朵拉的印象是經過扭曲惡化的,歌朵拉的真實情況被消息封鎖。”

    奧文恩抬眼,嘆氣道:“歌朵拉對混血種的態度并不偏激,政府其實很開明,他們對事不對人,只是將黯星視為敵人,而對于正常的混血種,政府一直在實行著公平的措施政策,保障混血種的公民權益。”

    韓蕭點頭,打趣道:“我等你說‘但是’。”

    奧文恩聞言苦笑,“好吧,但是……政策改不掉人們固有的觀念,純血種對混血種的歧視是根深蒂固的傳統,政府也許能給予我們物質保障,但是歧視卻是個人的自由,政府不能控制人民的想法。歌朵拉想要包容混血種,然而阻撓政策的敵人卻是他們自己的公民,以及千百年來的傳統思想。

    而黯星的存在更是激化了民族矛盾,讓純血種更加歧視排斥我們,即使黯星那群恐怖分子不關普通混血種的事,但這無法扭轉大部分人的看法,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智地對事不對人。

    相對于危險的黯星來說,生活在歌朵拉的混血種則是觸手可及的宣泄對象,黯星說是為了混血種而戰,但他們不擇手段的行為非但沒能給混血種帶來更好的生活,反而讓混血種的生活更加水深火熱……于是更多的混血種被逼倒向了黯星。

    這是難以解開的影響鏈,你不能要求純血種一夜之間不歧視我們,也不能要求混血種忍受歧視不產生反抗心理,而黯星就是這一切的關鍵,要是沒有黯星,混血種還會遭受這么多的歧視嗎。”

    韓蕭手指點著桌子,看向納戈金,“你覺得呢?”

    納戈金嘆氣,“他說的沒錯,我并不歧視混血種,但是我不能代表所有人,最高層的政策一直要我們善待混血種,給他們公平競爭的機會,可是由于黯星,上面的官員又擔心混血種隨時可能背叛,牽連到他們,所以混血種幾乎不可能爬到高層……你可以理解為階級固化。”

    “政策可能很好,但是好的計劃未必能實行,特別是在影響了個體利益的前提之下。”奧文恩臉色復雜,“所以我自愿投向歌朵拉,也許只有除掉黯星,混血種的生活才能真正好起來。”

    韓蕭為之側目,肅然起敬,“你的志向……很偉大。”

    “謝謝。”奧文恩笑了笑,話鋒一轉,“不過就算你夸我,在徹底安全以前,我還是不會把情報交給你們。”

    “別對我說,我又不關心。”韓蕭笑道:“這些話你留著對歌朵拉人說吧,我的任務只是把你救出去。”

    收斂笑容,韓蕭正色道:“我們暫時不確定黯星的后續行動,我們現在也有幾個選擇,第一是躲藏起來靜觀其變,等待援兵,這是最消極的辦法,第二是主動出擊,找黯星打架,分散他們精力,讓他們沒工夫找尋奧文恩的本體。

    第三個方法需要奧文恩的同意,我們把本體藏在離這里很遠的地方,最好是星球的另一邊,這樣一來,他的分身都會消失,雖然他會受一些傷,但黯星那邊的線索就全部斷了,我認識一個住在諾里歐斯的傳送法師,正好能幫上忙……如果他不計較我揍了他一頓的話。

    第四是我們找機會悄悄帶著本體離開諾里歐斯,這很有風險,因為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黯星的艦隊正在外層空間匿蹤埋伏著,貿然離開就像闖進蛛網的蟲子。”

    納戈金與奧文恩對視一眼,稍顯猶豫。

    韓蕭雙手交疊撐住下巴,沉聲道:“如果沒有別的建議,你們選哪個?”

    以納戈金的性子,更傾向于主動出擊。

    但奧文恩似乎并不想冒險,他更喜歡靜觀其變,什么也不做。

    砰。

    兩人還沒拿定主意,這時,阿羅希婭身子突然一晃,撞了桌子一下,發出砰地一聲響。

    幾人紛紛轉頭看了過去,只見她扶著額頭,瞳孔失焦,秀眉緊蹙,仿佛有些痛苦。

    “你怎么了?”韓蕭立即起身,伸手攬住阿羅希婭的肩膀,仔細打量她的臉色,疑惑問道。

    阿羅希婭揉著太陽穴,不確定道:“好像……好像有一個聲音在大腦里呼喚我,它好像離我越來越近了,我能感受到它的方位……”

    韓蕭挑了挑眉,不明所以。

    ……

    與此同時,一艘經歷了長途跋涉的漆黑飛船終于退出躍遷狀態,懸浮在星光點點的宇宙之中。

    它從遙遠的星域而來,跨越無數星門,差點被黑洞捕捉,見過超新星爆炸,駛過量子隕石帶,逃過空間亂流,遇過輻射風暴,也經歷過空無一物只剩寂寞的黑暗地帶,一路千難萬險,此時它終于停了下來。

    鏡子般澄澈光滑的黑色飛船外殼,倒映著一顆鋼鐵堡壘般的星球。

    
安徽快三冷号遗漏